返回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024章 真的治不好了!【全本】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晚上,楊猛正坐在沙發上琢磨買點兒什麼年貨,門鈴就響了。

    打開門,看到白洛因和顧海站在外面,腳底下好幾個箱子。

    “這麼晚,你們倆咋來了?”楊猛詫異。

    白洛因一邊往里面搬東西一邊說,“部隊那邊發了不少東西,我倆又收了不少禮,東西多得吃不完,我挑著好的就給你們送過來了。顧海,先把這個箱子里的大蝦放到冰箱里,別捂壞了。”

    楊猛打開箱子一瞧,全是大虎蝦,個頂個的肥壯鮮靈。

    “喔,這大蝦真好,都是特供的吧?”

    白洛因頭也不抬地說,“我也分不清是誰拿來的,家里都堆滿了,我們倆再能吃也吃不了這麼多啊!你們要是沒買年貨,就不用去了,我估摸這些東西夠你們吃了。”

    楊猛草草看了看,白洛因拿來的都是好東西,心里特別感動。

    收拾好東西,顧海朝白洛因說,“去洗洗手吧。”

    倆人走到衛生間門口,尤其正好出來,瞧見他倆,心里挺驚訝的。

    “你們怎麼來了?”

    顧海當即甩了一句,“瞧瞧你還活著沒。”

    說完,把白洛因的手按到了洗手池里。

    尤其倚在門框上,瞧見顧海特認真地搓著白洛因的手,忍不住輕咳兩聲,“嘿,我說,不至于吧?他連手都不會洗?”

    顧海面不改色地回了句,“我給他搓手,就勢也把我的手搓了,這不是為了給你們家省水麼?”

    說完,抽下來一條毛巾扔給白洛因,讓他把手擦干淨。

    回到客廳,楊猛正在沙發上收拾東西,白洛因偶然間瞧見茶幾底下的彈繃子和一罐子玻璃球,眼楮一亮,當即拿了出來。

    “哎,我說,你這從哪買的?現在還有這種東西賣啊?”八十年代出生的男孩子,見到這些東西特親。

    楊猛寶貝兒一樣地盯著,“這是我小時候玩的,一直留到現在。”

    白洛因越瞅越稀罕,當即朝楊猛說︰“把這個彈繃子給我吧,我也想拿回去收藏一下,留個念想。”

    楊猛心里這個不舍得啊!可想想白洛因給他送了這麼多年貨過來,還是咬咬牙點頭了。

    尤其站在旁邊看得真真的,楊猛送出去的時候是有多不情願。他們家楊猛是真喜歡這彈繃子啊,沒事就拿出來擺弄擺弄。瞧他這副模樣,尤其特心疼,于是朝顧海走了過去。

    “哎,和你們家因子說說,讓他把彈繃子還給我們家猛子吧。我們家猛子沒有太高的品味,就喜歡鼓搗這些老舊的小玩意兒,你給他拿走了,他心里不好受。”

    難得的,這次顧海很好說話,很痛快就答應了。

    走到白洛因面前,把彈繃子拿過來,揣進自個衣兜里。

    “我幫你收著。”

    說完,朝尤其這邊走過來,尤其以為顧海要還給他,哪想顧海不僅沒還,還把那個盛著玻璃球的罐子拿起來,朝白洛因問︰“這個你也喜歡?”

    白洛因點頭。

    顧海特自然地揣進了自個的衣兜,“那這個我也幫你收著。”

    尤其站在旁邊瞅著,臉都綠了。

    我他媽腦子里有泡吧?我竟然去顧海那說情?誰不知道顧海護崽子護到人神共憤的地步,白洛因這會兒要說喜歡楊猛的腦袋,顧海也敢上去擰下來。

    楊猛就這麼眼巴巴地瞧著自個的東西全進了別人衣兜,模樣特可憐。

    尤其實在看不下去了,打算和顧海要回來,哪想剛一開口,就讓顧海的話給堵了回去。

    “你要再說一句話,我就把你們家楊猛也揣走,給我們家因子作伴去。”

    尤其悲哀地轉過身,走到楊猛跟前,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沒事,回頭我去他們家給你偷回來。”

    “……”

    四個人坐在一個沙發上聊天,白洛因挺納悶一件事,楊猛那會兒跑到他家住的時候,還口口聲聲不待見尤其,怎麼才不到一個月,就落入他的懷抱了?

    這次終于逮著機會問一問了。

    听到白洛因的問題,楊猛臉色一變,掃了尤其和顧海一眼,起身走到白洛因身邊,小聲附在他耳邊說︰“咱倆去那邊說,我不想讓他們听見。”

    楊猛這麼一說,白洛因只好和楊猛坐到遠一點兒的地方。

    那倆人一走,這邊就剩顧海和尤其了。

    顧海點了一顆煙,似笑非笑地朝尤其看了一眼,問道︰“就他那副小身板,操著爽麼?我怎麼瞧著這麼不禁操呢?你要是稍微狠點兒,他不得哭天搶地的啊?”

    “爽不爽也就那麼回事。”尤其謙虛了一下,“那肯定不如白洛因禁操。”

    顧海立馬急了,劈頭蓋臉就是一句,“你他媽的操過啊?”

    “操沒操過你心里還沒有數麼?”尤其淡然一笑,“反正有一點我可以保證,我沒被人操過。”

    顧海黑眸微斂,“你甭得瑟,早晚有那麼一天。”

    ……

    白洛因听楊猛說完,臉上的肌肉抽搐了幾下。

    “真的啊?”

    楊猛點頭,“真的,我也覺得挺邪門的,這雞雞都認主兒呢!不過我也得感謝這玩意兒,沒它我到今兒也不知道自個喜歡尤其。”一臉幸運感。

    白洛因憋到內傷,為了保全尤其的這份苦心,也為了讓楊猛的命根免受藥物的迫害,他決定忍住不笑,當做啥也沒听見。

    臨走前,尤其悄悄朝白洛因說︰“謝謝你,因子。”

    白洛因拍了尤其的胸口一下,“對猛子好點兒,听見沒?”

    “你也好好對大海,我瞧那貨都有點兒心理問題了。”

    ……

    送走倆人之後,楊猛才敢露出糾結之色。

    “我的彈繃子和玻璃球全讓他們拿走了。”

    “沒事,我替你報復他們了。”尤其說,“你瞧見茶幾上的那兩杯水沒?我往里面下藥了,今晚上他倆誰也甭想……”

    “他倆誰也沒喝。”楊猛打斷了尤其的話,“都讓我喝了。”

    尤其的臉頓時綠了。

    “你都喝了?”

    “是啊!剛才和我因子說了那麼多話,我渴著呢。咋了?你往里面下什麼藥了?喝了會有什麼後果啊?”

    “……”

    尤其徹底栽進去了,考慮到白洛因和顧海那倆廝旺盛的精力,他按照五倍的劑量加的,整整兩大杯,也就是十倍,全讓楊猛喝了。以他這只羸弱的小鳥,少則幾個禮拜,多則幾年,弄不好一輩子都起不來了。

    我草,這回真治不好了!

    顧海,你丫咒人怎麼就這麼準呢?

    ……

    【番外完】

『章節有錯誤,點此舉報』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