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四:所謂重獎

字數:3865   加入書簽

A+A-


    洗梧宮的小仙官小仙婢們發自內心地覺得,最近他們君上不太高興。

    雖然君上為人一向冷漠持重些,他們服侍他許多年從未見他那張臉上有過什麽大表情,但自從白淺上神上了九重天,君上在白淺上神的麵前,表情時時都很和煦。

    可近日,即便上神在君上的跟前,君上他也時而皺眉。小仙官小仙婢們暗自琢磨,這很不一般。

    譬如昨日。

    昨日君上連議了幾日事,好容易得出一個空閑,攜白淺上神在瑤池旁邊賞花。

    當是時,瑤池旁仙霧緲緲,一池的芙蕖頂著霧色托出潔白的花盞。白淺上神看了心情甚好,握住君上的手,切切地關懷君上的聖體:“忙了幾日,此時還來陪我,你累不累?若累了我們去前邊的亭子坐坐,你在我腿上躺一躺。”

    君上的眼中含了笑,回握住上神的手,正要答話,小天孫阿離不曉得突然從什麽地方冒了出來:“娘親娘親,前頭有一隻大蝴蝶,阿離撲了半日沒撲到,娘親快來幫一幫阿離!”話罷一溜煙牽著上神跑了,小短腿風火輪似的轉得飛快,眨眼就消失在前頭的鵲橋底下。

    他們清楚地看到,徒被晾在瑤池旁的君上,皺了皺眉。又譬如今日。

    今日上神心血來潮,要親手給君上做件貼身的寢衣,在自個兒的長升殿中為君上量體。

    上神拿著一眾布樣子在君上身前身後比了又比,煩惱地道:“每個布樣都這麽襯你,”思忖地道,“難道每個布樣我都要給你做一件嗎……”君上輕聲一笑道:“這些話,該拿來說你才對。”

    她們這些知情知趣的小仙婢自然曉得,該是她們回避的時候了。

    正待此時,小天孫阿離卻不曉得又從什麽地方冒了出來,小肥手一把抱住上神的腿:“娘親娘親,夫子布置的課業太難了,有好幾處阿離都弄不明白,娘親快來當阿離的救兵!”

    她們還沒有回過神,小天孫牽著上神的手“噌噌噌”又跑了,跨過門檻時差點摔一跤,被上神扶起來抱在懷中,毫無留戀地邁過門檻,走了。

    君上一人站在大殿中,腳底下還落了兩個布樣。她們瞧見,君上不僅皺了皺眉,額角似乎還有青筋跳了兩跳。

    再譬如這天夜裏。

    這天夜裏發生了什麽,小仙官和小仙婢們自然並沒有看到。

    這個神秘的夜晚,糯米團子阿離在他娘親的長升殿用過晚膳,小肚子吃得鼓鼓的懶得挪動,如同往常,又一次賴在了他娘親的寢床上。

    夜華君同幾個魁星議完事,沿途的路上攀了枝剛蓄起花苞的無憂花,踩著雪亮星光一路踱回長升殿,挑起窗前的紗帳。無憂花啪的一聲落在地上。睡得正熟的團子呼嚕呼嚕,摸著脹鼓鼓的小肚子翻了個身。夜華君的眉,皺了皺,額頭的青筋,跳了兩跳。

    太子殿下覺得今夜無須再容忍,抬手就將團子從白淺上神的懷中撈了起來,來去一陣風將團子送回了他的慶雲殿。重回長升殿時,幹脆祭出青冥劍來當門閂,嚴嚴實實閂住了大門。

    白淺上神撐腮在燈下看著他笑,待他走近了,竟起身來主動圈住他的脖子,一雙妙目流光溢彩,含著與往日不同的深意,堪可入畫,靠他更近些才道:“你今日倒有趣,同團子置什麽氣。”吐氣如蘭就在他耳畔,下巴擱在他的肩上。

    太子殿下眼中的墨色濃得化不開,攬著白淺上神正要往內室中帶。殿外突然響起爪子撓門聲,伴著一陣小石頭砸門的響動,團子在門外頭軟著哭腔期期艾艾地叫喚:“父君放阿離進去,阿離要跟娘親一起睡,父君為什麽不讓阿離同娘親睡,娘親的床那麽大,阿離就占一個小角落也不成嗎?嗚嗚嗚嗚嗚……”太子殿下踉蹌了一步,白淺上神趕緊將他扶著。

    這一夜,太子殿下的眉頭皺起來就沒有平下去過。

    團子最終還是被放進了長升殿,他甫進來時,就覺得長升殿比他下午賴著娘親時冷了許多,父君臉色深沉地瞧著自己,他打了個哆嗦,睡覺的時候就多蓋了兩床被子。但他有心眼地在被窩裏拱啊拱,拿張小帕子將自己的手和娘親的手綁在一起,以防著半夜父君再將自己抱出去。他覺得最近父君很小氣。

    但團子的悠哉日子沒有逍遙多久。

    三日後,學塾的夫子宣令近日要出一次小考,考一考眾學子們四海八荒上至天尊下至地仙數萬吉神的位階功名。且此次小考不同以往,第一名者,將有重賞。

    團子念的這個學塾,夫子乃是司天曹桂籍、掌天下文運的文昌帝晉文神君。晉文神君在仙籙雲箋之中位列一品,且素來與家底豐厚的多寶元君最是交好,他說是重賞,必定是重重的大賞。這一幫天族貴胄之後的幼童摩拳擦掌,前所未有地個個專心備考。

    團子自然是其中一位。因還有三個月就是他娘親的生辰,團子近日一直憂愁著娘親的生辰要送一份什麽禮。他這麽小,還沒有自立門戶,他的都是父君的,拿父君給的東西送娘親有什麽意思,顯不出自己對娘親的心意,為此團子很是煩惱。恰此時禮物卻從天而降,團子覺得,這就是成玉口中常常念叨的天意了。天意都向著自己,可能天意也曉得自己是這九重天的小天孫,天意真是有悟性。

    自己認認真真地備考,靠實力為娘親贏得這個重禮,娘親一定十分感動,覺得自己這麽乖巧,定要時時瞧著自己才開心,然後幹脆令自己從慶雲殿搬到長升殿陪著她,以後自己就再也不用被父君從殿裏丟出去,嘿嘿嘿嘿。

    懷著這個“嘿嘿嘿嘿”的美好夢想,團子認認真真地備考了十日,這十日,他都沒有去打擾他娘親。實在想娘親的時候,他就這樣在心中勉勵自己:“有娘的孩子像個寶,沒娘的孩子像棵草,今天吃得苦中苦,明天不被丟出去!”

    咬著筆頭握著拳,默默地念完這段話,他就又有了恒心。

    皇天不負苦心人,這句話真是亙古的真理。團子用功了十日,加之身為小天孫,對於天上地下神仙們的功名位階本就記得牢靠些,這次的小考,團子水到渠成地拿了個第一。

    晉文神君笑盈盈地瞧著他:“竟是小天孫考中頭名,看來小天孫今次果然用了功,這個重賞,倒要落在小天孫的頭上。”

    被晉文神君大加讚賞的小天孫,額頭上必勝的綁帶還沒有取下來。必勝的小天孫瞧著唉聲歎氣的落魄同窗們,很得意。心中又有一絲甜蜜,自己得到的這個重賞,一定是個很特別的重賞,娘親知道了一定會為自己感到自豪,一定會很高興。

    團子想得不錯,他考了第一名,得了晉文神君的重賞,他娘親的確很高興,但最高興的,卻是他的父君。

    夜華君雖向來沉穩,神色不形於外,但洗梧宮的仙官仙婢們卻本能地感到,太子殿下近日如沐春風,心情豈可用高興二字來形容,簡直是十分特別尤其高興。因兒子學業上譜出一些還算不上如何的成績就高興得如此,太子殿下真是一位慈父,令他們更加尊敬。

    昆侖虛的令羽上神坐在昆侖虛的中庭,同不日前才被他娘親親自護送來的團子談心:“聽晉文說,阿離你當初可是很渴望這個重獎,還為了這個重獎廢寢忘食地狠狠用功了十日。但是如今看起來,既已順利拿到這個重獎,你怎麽這麽不開心呢?”

    團子悶悶地抱著頭,軟著哭腔:“因為我……我不知道這個不能退的重獎,是到昆侖虛跟隨墨淵伯父學藝三年啊,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