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六:歲歲年年

字數:1802   加入書簽

A+A-


    擎蒼元神俱滅的消息傳來,他正坐在昆侖虛後山的桃林行晚課。時值九月,桃樹已不及往日繁茂,抬眼一望,便能見得遠處縹緲的煙雲。

    身旁小童惴惴道:“據來通傳的那隻老仙鶴說,白淺上神大約已失了神誌,抱著氣絕多時的夜華君坐在東皇鍾下,身周築了一頂厚實的仙障,誰的話也聽不得。天地眾神齊聚若水之濱,卻憚於那仙障,無一人能近他二人的身。就連十裏桃林的折顏上神亦無法可想,隻說白淺上神是個烈性子,待她神誌清醒,指不定會毀天滅地與夜華君殉葬,這才喚了那隻老仙鶴趕緊來昆侖虛請師尊,以免釀成大禍。但師尊他老人家入關之時已有旨意,不得隨意相擾,荊生計較半日,此事還需令羽上神您定奪定奪……”

    煙雲漸漸散開,露出一座一座青青的山峰,他摩挲著手中的道經,許久,道:“那鬼君擎蒼,他死前可留下隻言片語?”

    荊生小童愣了愣:“老仙鶴倒沒提起這個,不過聽說擎蒼死狀極慘,周身滿是血洞子,幾乎被夜華君的青冥劍刺成了個蓮蓬。”

    他手中道經驀地一抖,突然便想起初見擎蒼的那一日。

    那一日,惠風和暢,天朗氣清,他被十七師弟纏得沒法,帶著他去發鳩山捉精衛鳥。

    他們師兄弟正沿著漳水鬼鬼祟祟追一隻雛鳥,眼看就要到手,一匹棗紅馬卻猛然從林子深處躥出來。小精衛鳥吃了一驚,尖叫一聲,直衝雲霄,飛得影都沒了。

    十七師弟捋起袖子就要同馬背上的青年幹架,他趕緊阻擋,豈料那眉目濃麗的青年隻是淡淡一笑,手中一根捆仙索,電光火石之間,便將他師兄弟二人串成一雙。他們一雙師兄弟,小的被甩在背後,大的被抱在胸前。那是他拜入墨淵門下以來,頭一回未出招便受製,不由得羞憤交加。青年在他耳旁低低笑道:“你叫什麽名字?我娶你做我夫人好不好?”

    他初見他時,天藍水碧,他一身月白騎裝,身後是一派青青的茂林。

    兩百多年前,若水的土地有機緣同他一起吃酒,席間多喝了兩杯,附在他耳邊道:“這話小神本不該替他通傳,但小神忍了這許多年,見他被關了那麽久,還惦記著上神,卻覺得他有些可憐。”

    他杯子一歪,酒灑了兩滴。

    若水土地繼續道:“那擎蒼兩百多年前其實破鍾出來過一回,也是機緣巧合,幸虧青丘的白淺上神途經若水,及時將他關了回去,才未將這樁事鬧大,否則也是小神我的失職……”

    他不動聲色地飲下杯中的酒。

    若水土地擦了把腦門上的汗,艱難道:“敢問……敢問兩百六十二年前,可是上神正滿十三萬歲的生辰?”

    酒杯“砰”的一聲掉在地上。

    若水土地再擦了把腦門上的汗,蚊蚋般道:“那前鬼君,在被白淺上神重鎖入東皇鍾時,一直喊著上神的名字,一直在說,一直在說,要再見你一麵,當著你的麵賀你十三萬歲的生辰,當著你的麵問你一句,你可還記得七萬年前大紫明宮的擎蒼……”

    他的記性一向不大好,這些事情卻記得很深。

    荊生將他從地上扶起,他整了整衣飾,道:“你先回去吧,我這就去通傳給師父。”

    他的眼角攢出一滴淚。他將它擦幹了,緩步向墨淵閉關之處走去,背後徒留下一派枯敗的桃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