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三個人的晚餐

字數:6866   加入書籤

A+A-


    夜色深沉,十二區老城區棺材樓的方格窗上,一盞盞昏黃的燈光依次亮起。

    臨近十一點,人工河碼頭上的搬運工人裝卸完最後一艘貨船,滿身汗水的離開工作區域,略一靠近就能聞到他們身上濃鬱的汗味和刺鼻的魚腥味。

    “哈哈!雷承,怎麽樣?不好受吧!這種活可不是你們這些文化人幹的!晚上回去弄塊熱毛巾敷敷,不然明你更有你受的!哈哈!”一名體型魁梧,皮膚黝黑的中年人看著一手扶腰,表情有些痛苦的雷承笑嗬嗬的大聲道。

    雖然雷承隻有初中文憑,之後自學過部分高中的數學課程,但對於碼頭上大部分都隻認識少數幾個字的搬運工們來,確實算是文化人了。

    “就是,雷承,你還是好好幹你的統計,這活啊!不是你能幹的!身體累壞了可不值當。”

    一個矮壯的男人跟著道。

    “還行!我心裏有數,我還撐得住!今晚睡一覺就好了!”

    雷承點頭笑笑感謝兩位老大哥的關心,一轉彎就朝一棟棺材樓走去,每走一步嘴角都因為腰間刺痛不由自主的抽搐一下。

    電梯前毫無意外的人滿為患,人群裏的雷承隻能依著牆壁一邊休息一邊等待。

    對於現在的人們來,爬樓並不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但工作了整整一,連多走一步路都覺得非常累。

    雷承在碼頭上承擔出納統計的工作,工作雖然繁重,但大部分是腦力消耗。

    但為了多賺些錢,經常兼職倉庫管理員,守夜人,而因為前幾雇傭捕撈船的巨額支出,他隻能跟老板商量,在工作之餘,參與到碼頭的裝卸工作,以便能夠多賺一些錢補貼家用,償還債務。

    一個多時後……

    “哢…”

    他掏出鑰匙,打開房門,一股濃鬱的香氣撲麵而來,桌子上擺著極豐盛的晚餐,紅燒肉、燉魚、土豆燉牛肉、烤鴨、蔬菜湯、啤酒甚至在雷芯麵前還有一塊頂端裝飾著一顆鮮紅櫻桃的布丁和一杯黃橙橙的,雷承隻在街頭廣告牌上見過的果汁。

    就算是過年,這個家也不會這麽奢侈的準備。

    “怎麽…弄了這麽多好吃的?”

    雷承心裏一緊,可還是脫下外套,笑著問道。

    “大哥,歡迎回家!”

    雷芯雀躍的跳起來,乖巧的給雷承抵上茶水,笑道“從今開始,大哥你再也不用給那個吸血鬼工作了。”

    吸血鬼是對雷承老板的稱呼,因為皮膚蒼白和異常的摳門,被他們兄妹三人戲稱為吸血鬼。

    “嗯?”雷承一愣。

    “哥,我今已經簽訂合同,成為正式隊員,並且隊長提前支給了我三萬塊的薪水,還有分配的住房也發下來了。”雷諾站起身笑著道。

    “什麽?”雷承愣住了,簡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看,二哥連鑰匙都拿回來了!”

    雷芯心翼翼的從衣服胸前的口袋裏取出鑰匙,遞給雷承。

    雷承雙手接過鑰匙,不受控製的微微顫抖,一個鑰匙沒多重,卻有端不住的感覺。

    “這,這……這,你不是分配住房,要等你正式成為英靈戰士之後嗎?”

    雷承有些不敢相信“怎麽這麽容易就發下來了?而且還有三萬塊的預支薪水?”

    “因為二哥是才!”

    雷芯臉一歪,格外驕傲的道。

    “那這套房子,我們就能入住了?”

    雷承看向雷諾。

    雷諾點點頭笑道“所有的手續都弄完了,明我們就能搬家!”

    “真的?哈,哈哈……”

    雷承暗暗掐了自己一下,有點疼,根本控製不住自己,淚水在眼眶中打轉。

    這麽多年了,他為這個家辛辛苦苦這麽多年,不過靠他做那份苦工,就算是一輩子也沒翻身的機會。

    而現在終於能翻身了!而且馬上就能搬進新城區,而且還是三室一廳的大房子。

    “哥,你看這個。”

    雷諾從身後拿出一份文件放在雷承麵前,上麵寫著“新華學校會計師培訓班入學通知書。”後麵寫著“雷承”。

    雷諾坐直身體,笑著解釋

    “哥,我知道你一直在自學會計師,但需要係統的學習,而且也隻有正規的培訓學校畢業,才能頒發會計師資格證。”

    從楊林那裏拿到了培訓學校的地址和電話,雷諾離開駐地後,立刻就去給雷承辦理了入學手續,雖然是玄雍的下屬單位,但對他們這些收入不菲的英靈戰士毫不手軟,入學費頗為不菲,一個學期的費用就有八千塊。

    而想要拿到會計師資格證,必須經過四個學期的學習,並且通過專業技能的考試。

    但是,這些錢花的非常值得。

    雖然以雷諾未來的收入,完全可以將雷承和雷芯贍養,但他很了解自己的哥哥和妹妹,無所事事的優越生活,他們不但不會高興,反而會把自己當做沒用的廢物。

    況且,他身體裏的隱患,不知道什麽時候就會失控暴走,所以,必須要給雷承和雷芯準備好後路,即便他死了或者其他的什麽情況,他們也能維持生活。

    雷承看著通知書眼睛發亮,喉嚨蠕動,過了好久才接過來,仔細的展平,認認真真的看著上麵的每一個字,然後心的收藏起來。

    他抿了抿嘴巴,拍拍雷諾的肩膀

    “我雷承,也有翻身的一…哥不什麽了,媽的,明我就去炒那個吸血鬼的魷魚,老子不幹了。”

    “嗯嗯,不幹了!”雷芯也激動的道“以後我們家,有大大的窗戶,一人一個房間,有自己的衛生間,再也不用等那個該死的電梯了!”

    見哥哥和妹妹的模樣,雷諾心中無比的開心雀躍。

    他努力了這麽久。

    為的不就是今這個時刻?

    等雷承洗漱收拾妥當,看著擺好整整一桌的豐盛食物,三個人端正的就像初等學校高年紀的孩子。

    各種混雜的香味,讓人迷醉的簡直猶如置身夢境,一時局促的不知該從哪裏下手。

    “還等什麽…開動…!”

    雷承卷起袖子,作為兄長,沒有客氣,上手抓起一塊泛光的烤鴨塞進嘴裏,隻覺那油炸的香味在口腔中爆炸,然後鑽進胃裏。

    “不……錯……不錯。”雷承含糊讚道。

    雷芯則直接奔向了土豆燉牛肉,夾起一塊肉牛,放入嘴中咀嚼,隻覺軟爛之中還殘留著嚼勁,些許鹽味和蘿卜的淡甜、土豆的香味,共同刺激出了牛肉本身的美味。

    “……,……”

    雷芯鼓著腮幫子,仿佛在讚美著什麽,但卻停不了嘴。

    雷承也開心夾起一塊紅燒肉,肉很好吃,但更讓人迷醉的是此刻的氛圍。

    開心之餘,他又心疼起一直沒吃過什麽好東西的雷承和雷芯。

    雷承端起啤酒,微笑開口:

    “來,慶祝雷諾成功被錄用。”

    雷諾端起啤酒和雷承碰了碰,旁邊的雷芯也端起果汁

    “祝二哥工作順利,祝大哥學業進步!”

    “哈哈!好!”

    兄弟倆相視一笑,仰頭喝了一口,辛辣的味道燃過食道,帶來回味的美妙。

    這一頓,兄妹三人都吃得肚子鼓脹,好半都無法從椅子上起來。

    雷承端起僅餘一口的啤酒,滿足的打了個舒暢的酒嗝。

    “真的像做夢一樣!”

    雷芯則將一直忍到最後的布丁放入口腔,來回品味。

    雷承見狀,借著微醺的酒意笑道:

    “那就永遠不要醒來。”

    兄妹三人笑笑,消化了一陣,然後共同收拾盤子、叉勺,將剩下的菜心包裝,忙碌之後,他們一個複習課程,一個自修會計的知識,雷諾則下樓開始每例行的訓練,過得充實而滿足。

    第二一早,雷承先去還了雇傭捕撈船欠下的債務,兄妹三人忙碌著開始搬家。

    他們並沒有什麽沉重又龐大的物品,大部分隻是多年生活積攢下來的雜物,不值什麽錢,但都舍不得扔掉。

    雷芯堅決的否定了雷諾新房子買新東西的想法,認為他們雖然有一些錢,但過日子必須勤儉持家。

    “大哥和二哥都還是光棍,未來還要取嫂子,各自成家,每一處都是花費。”

    “還要養孩子……”

    “萬一出現金融危機…”

    “萬一誰生病了…”

    仿佛繼承了母親強大基因,雷芯給雷諾列出了一條又一條的理由,又聯合雷承一起駁回了他奢侈的叫搬家公司的想法。

    兄妹三人自己動手,將所有的東西打包整齊,利用便利的地鐵線路,在新老城區之間來回了一趟又一趟。

    他們大包包的外出,周圍一個個鄰居們一傳十,十傳百。

    很快周圍一些多年的老鄰居們都知道,雷諾被人高薪雇傭了,他們一家要搬到新城區去了。

    這可是了不得的大喜事,引來無數鄰裏的羨慕,更讓雷承和雷芯無比的驕傲。

    “孟澤,這是我新的地址,還有這是我的通訊號碼,等我們都安頓好,你一定要過來吃飯。”

    棺材樓下,雷諾和好友孟澤道。

    “嗯。”孟澤激動得一錘雷諾胸膛,“我就知道,雷諾你有翻身一。媽的…不就是錯過軍校考核嗎?算什麽,咱們班那些嚼舌根的家夥,能住進紫金城那樣的區裏嗎?過幾,我一定要去你家看看,我這輩子還沒進過那麽高檔的區呢。”

    在雷諾失蹤的幾,孟澤來了好幾次,以為雷諾已經落水淹死,而班裏那些人的風涼話,更是讓他氣惱。

    很快——

    雷芯和雷承也依依不舍的和自己的一些老友,鄰裏還有以前的同事告別,在周圍鄰居大量婦女、孩子、男人們的注視下,雷諾一家離開了棺材樓,住進了新城區的大房子。

    雷諾的成功,很快在老城區傳揚,讓更多普通的少年,都渴望著有一,也象雷諾一樣幫助家裏離開這裏。

    窗外烈日西斜,金光的光芒穿過肚窗,灑在了床鋪淺灰色的床單上。

    雷諾看著屋裏擺放整齊的各種雜物,總算是忙完了……他吐了口氣,感覺到了肚子的咕嚕,邊放下卷起的袖口,邊走向門邊。

    這是他自己的房間,東西還是那些東西,但渾然換了一個地方,有一種極夢幻的感覺。

    雷諾擰動把手,走出臥室,正待開口,就看見對麵兩扇門齊齊打開,露出了雷承和雷芯的身影。

    看著彼此臉上都有的灰色塵埃和肮髒汙跡,兄妹三人忽然笑了起來,笑得異常暢快。(101Nove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