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四章 出售?

字數:7413   加入書籤

A+A-


    “好了,馬總剛才開玩笑,接下來我們言歸正傳”;
    “首先,感謝大家對我們魅團的認可,前來參加此次我們魅團的融資宴會”;
    “在座的所有人,有已經是我們的投資人和股東,也有新加入想與我們魅團並肩作戰的人,在這裏,感謝大家對我們魅團的信任”;
    “作為國內領先的生活服務平台,我們魅團幫助商家和用戶產生良性的交易”;
    “此次我們魅團的融資,獲得的資金,主要是為了發展魅團外賣”。
    “我們魅團外賣,依托於魅團團購的用戶和商家基礎,在這一年多時間內,發展迅速,幾乎涵蓋了北方所有城市”;
    “目前,外賣市場已經被證實是一個潛力非常巨大的市場,而且也將會迎來白熱化的競爭”;
    所有人的眼神,再次看向了馬毅搏;
    而此時的馬毅搏,又恢複成之前那種吃喝的狀態。
    “雖然,在北方,我們魅團外賣和千度外賣在競爭,但我們魅團外賣始終處於絕對地位”;
    “目前,我們魅團外賣的注冊人數已經超過1500萬,日活接近500萬,日流水高達7800萬”;
    “而我們魅團集團的總用戶數,已經超過3億,日流水超過3億”;
    “我們魅團外賣的線上賣菜用戶數量,也已經突破千萬”;
    “未來,我們魅團外賣,將會往南方發展,與我們魅團團購相互呼應,實現用戶的高度粘性”;
    “未來,我們魅團集團,將會大力整合產業鏈,提供更加高效服務”;
    “此次融資,估值300億,出讓股份20,需要68個戰略合作夥伴”;
    “關於其他戰略問題,之前給大家的說明書裏麵也有,想必大家應該知道”;
    “現在,有問題的,可以提問,之後我們根據意向和我們的規劃,選擇出符合的投資機構”。
    王星本來準備激情滿滿地演講,被馬毅搏剛才的話,搞得心思全無;
    講的這些,都隻是撿最重要的數據,其他的一些企業未來部署,未來重點發展方向,以及未來要達到什麽樣的目標等等,都沒有說出來;
    這些問題,台下的所有人都清楚,之前的文件裏麵都有寫;
    隻不過,現在沒有說出來。
    不知道是王星不想讓馬毅搏知道呢,還是擔心馬毅搏聽到後作出相應準備;
    總之,就是沒有在這種場合說出來。
    說實話,這種介紹,真的激發不起人們的熱情;
    雖然,台下的投資公司之前都已經把該調查的數據都調查了,但,投資宴會本就是為了給大家打打氣,畫畫餅的;
    但現在,想要聽的餅沒了,隻有一些幹巴巴的數據。
    不過,所有人都能理解此時王星的感受;
    想要把馬毅搏趕走,又沒辦法趕走。
    現在,因為馬毅搏幾句話,導致魅團的所有人都沒有心思去大吹特吹;
    你吹的再歡,人家馬毅搏隻用一句話就能打敗你所有的餅;
    你有百億現金嗎?
    你能拿出百億資金嗎?
    哪怕此次融資,20融資完成,也才是60億而已;
    而且,這些資金,別說兩三個月內打到公司賬戶裏麵,估計一年半載都非常有可能。
    《基因大時代》
    提問!
    在這時候的氣氛,變得有些微妙起來;
    所有人下意識的把目光又聚焦在馬毅搏身上;
    此時的馬毅搏,羽絨服的拉鏈已經打開,臉上也有些紅撲撲的;
    很顯然,是因為酒店裏麵溫度比較高。
    “王總,我作為意向投資人,我應該可以提問吧”。
    王星很想說你坐下,然後閉嘴,但,不能這樣說啊。
    “當然,馬總雖然喜歡開玩笑,但馬總的實力,還是讓大家都吃驚的”。
    “其實,我覺得王總把魅團集團的估值說的有些少了,我感覺,剛才的數據,以及魅團未來的願景,還有現在魅團的底蘊,估值怎麽都能上500億”;
    “就算500億有些勉強,但我覺得400億完全沒問題”。
    馬毅搏說的正氣淩然,就好像在為魅團抱打不平一般;
    其他投資人,一幅見了鬼的神情,一句話就增加一兩百億,這話,估計也就隻有馬毅搏敢大放厥詞了吧。
    王星沒有接話,因為他知道,這隻是前奏;
    果不其然,馬毅搏接下來的話,讓魅團集團等人,都是內心有些拔涼拔涼的。
    “魅團集團,目前可謂是四麵楚歌”;
    “其實,魅團集團的主業就是團購市場”;
    “魅團的團購市場,正在被窩窩團蠶食,雖然魅團團購還是市場第一,但這一兩年,窩窩團從魅團挖了不少人才過去,收效的確不小”;
    “在南方,我們秦大媽團購的出現,讓魅團團購在南方的霸主地位,也是有些岌岌可危”;
    “其實我反倒是覺得,魅團集團,應該在他的團購業務上深挖,畢竟,這是魅團的根基”;
    “但魅團此次的融資目的,主要是為了發展魅團外賣“;
    “這也就是說,魅團集團在自己主業受到挑戰的情況下,並沒有想辦法讓主業做大做強,反倒是開始做外賣”;
    “魅團外賣,在北方市場,的確也算是占有率第一,日活也是第一,這是不可否認的事實”;
    “哪怕我們秦大媽北方店鋪和千度外賣聯手,想要撼動其地位,也是千難萬難”;
    “雖然,在北方,魅團外賣成績斐然,但不可否認的是,魅團外賣同樣是內憂外患“;
    “在集團內部,我估計也有很大聲音在質疑,是否還要加大對魅團外賣的投資,因為魅團外賣的競爭對手不少,而且實力都不俗”;
    “這種聲音現在大家聽不到,隻是被王總這個創始人壓住,就如同我們秦大媽集團裏麵的不同聲音,也是被我壓住一樣”;
    “我能理解,這是我們創業者都有過的經曆”;
    “在集團外部,北方,魅團外賣和千度外賣的競爭白熱化,對資金的消耗,也是非常巨大”;
    “而在南方,外賣市場,幾乎都是我們秦大媽外賣把持”;
    “雖然,魅團集團的處境並不好,但我們不能否認魅團集團的成就,也不能否認他的市場地位”;
    “因此,我覺得魅團集團的估值300億有些少,400億才符合魅團集團的現狀和未來預期”。
    這一下子,所有人都反應過來了,包括王星等人;
    這哪是誇他們魅團啊,明顯是先揚後抑。
    先說了一通魅團的處境,之後搶行太高魅團的估值,這讓投資方怎麽想?
    魅團如果估值400億,那秦大媽集團估值要多少錢?
    這一刻,所有人都了解了馬毅搏的心思,果真是一箭雙雕啊;
    把魅團的現狀誇大的講述出來,讓投資人們擔心起未來不敢投資;
    同時,又把魅團的估值抬高,從而為秦大媽的估值抬轎子。
    真的是聰明啊。
    “馬總,您這話,的確是我們魅團的現狀,正因為有挑戰,我們才有更大的收益”;
    “就如同您的秦大媽一樣,如果去年投資,現在也是賺翻了好多倍,那時候的秦大媽,可謂是經曆了很多次倒閉和破產”;
    “而我們魅團的發展,一直都是保持良性並且穩健的速度發展,給投資人穩健的收益和回報,才我們應該做的”;
    “秦大媽發展的確很快,這個我不否認,因為這是事實”;
    “不過,咱們秦大媽目前的負債,據我了解,一點都不低”;
    “尤其是這段時間,秦大媽地產的負債,可謂是接近50億,還不算秦大媽集團之前的30億負債”;“如果,我說的是如果,有一些人,就如同之前秦大媽相互寶推出那樣,出現財務危機,秦大媽很有可能陷入破產境地”;
    “相較而言,我們魅團隻是在競爭中有些對手罷了”;
    “再說了,哪家企業發展,能沒有競爭對手呢”?
    “有競爭對手,才說明我們更有未來,未來的市場更大”;
    “對於投資人來說,的確是高風險高收益,但如果有一個風險並不是那麽高,但收益還比較可觀,我想,投資人肯定會樂意至極”;
    “相較於要麽一飛衝天,要麽破產倒閉,那些低風險穩收益的項目,才是大家最為關注的”。
    現場,已經變成了互相間的揭短;
    對於秦大媽,王星顯然是做過調查的。
    有人說,最了解你的人,不是你的親人,而是你的競爭對手;
    很顯然,王星對於秦大媽的調查也不少,就如同馬毅搏對魅團的調查一樣。
    現場的投資人,聽到王星的話,都是止不住的點頭;
    剛才這一番話,可以說是把之前魅團的憋屈都給扭轉了過來;
    更是讓人們對魅團高看一眼;
    誰都沒想到,這個成立了才一年的秦大媽地產,半年前才四五個億的負債,現在就已經有50億的負債,那豈不是說,整個秦大媽集團的負債已經高達80億了?
    這還不算一些隱性的小負債。
    一時間,場麵都有些詭異的安靜下來。
    “看來王總對我們秦大媽調查的挺細心的呀,您說的沒錯,的確如此”;
    “不過,問題不大,誰讓我是能夠隨隨便便就拿出百億的人呢”?
    這種回答,更是讓人們無語,這是回答嗎?
    這種回答,更讓人感覺不保險啊。
    這樣一對比,貌似,魅團才是大家的真愛。
    “馬總,既然您說魅團集團估值500億,那我就按照500億的估值,把我手上三成多的股份賣給您,您看可否”?
    王星開始賭了,賭馬毅搏沒有這麽多錢;
    就算秦大媽集團去融資,投資人知道秦大媽將購買魅團估值500億的股份,絕對沒有人願意去投資;
    雖然是賭,但幾乎可以肯定的是,這是一場穩贏的局麵。
    在王星看來是穩贏的局麵,但在馬毅搏聽來,簡直就是天籟之音啊;
    雖然說500億的估值,的確已經超出了此時魅團集團的估值很多,但如果在這個時候,把魅團吃下,將來絕對能省心很多;
    就在馬毅搏蠢蠢欲動的時候,就在馬毅搏臉上笑容洋溢的時候,突然,馬毅搏想到了一個事情,那就是此時北方還有一個千度外賣;
    如果,現在硬著頭皮把魅團吃下,秦大媽絕對會消化不良,到時候讓千度外賣白白占了便宜;
    兩家大型集團的合並,可不是一朝一夕間就可以,沒有一兩年甚至更久都很難辦到;
    有這麽長時間,估計秦大媽直接從南往北發動進攻都已經足夠了;
    最主要的是,在消化魅團的時候,發展幾乎是龜縮狀態,那豈不是白白便宜了千度外賣;
    到時候,千度外賣成長成為如今魅團這樣的,那相當於高價收購了一個寂寞。
    看著臉色突變的馬毅搏,王星臉上終於露出了勝利者的笑容;
    在王星看來,之前的馬毅搏就是打腫臉充胖子,純粹是吹牛不打草稿,純粹是來惡心他們的。
    “馬總,您感覺我剛才的提議如何”?
    此時,這間會議室內,氣氛充滿凝重;
    誰都沒想到,一個融資宴會竟然變成了並購案;
    誰也沒想到,馬毅搏之前竟是吹牛的;
    現在馬毅搏的臉色,已經證明了他不會這麽高價格去收購;
    先不說有沒有錢,就光這個估值,肯定是在馬毅搏看來高估很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