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 車禍

字數:6328   加入書籤

A+A-


    “你已經不小了!”
    “過了三十還沒結婚,在咱們這就是剩下的,說出去都不好聽,你說你怎麽還那麽倔?”
    略顯尖利的婦人聲音刺破黑暗,傳入耳膜,也把周甲從睡意中驚醒。
    緩緩睜開雙眼,初秋正午的日光透過暗褐色的車窗玻璃灑落在身上,暖洋洋的讓人不願動彈。
    外麵樹木茂盛,斑駁光影交錯。
    山道崎嶇,地麵並不平穩,起起伏伏的公交車更易催人入眠。
    剛剛睡醒的他意識還有些模糊,唯有前麵相隔兩排的婦人絮絮叨叨的聲音不停傳來。
    “你以為我不想結婚?這不是一直沒有找到合適的嗎?”再次響起的聲音清脆通透,不見老態。
    “沒找到合適的?”婦人聲音一提,帶有些許的不忿:
    “你說說你,都已經畢業好幾年了吧,不說結婚,有沒有帶男朋友回家讓你爸媽見上一麵?沒合適的,我看你是根本就沒用心找。”
    “別嫌二姨囉嗦,這事可一定要放在心上。”
    “知道了,知道了。”年輕女人的聲音有些不耐煩,身子動了動,把臉朝過道扭過去。
    周甲移動了一下視線,從他的方向可以看到女人的側臉。
    很精致,帶著點嬰兒肥。
    已經年過三十了嗎?
    還真看不出來。
    婦人顯然不打算就此放棄勸說:“你家鄰居小麗跟你一般大,聽說已經懷上第三個孩子了。”
    “不是吧……”
    “怎麽不是?你回去看看不就知道了?還有明水,也是上了大學,不也已經娶了媳婦。”
    “嗯。”
    “你爸媽把你拉扯大不容易,他們現在年紀已經不小了,你可不能還讓他們繼續操心,找對象是正經事,你說你整天跟那堆小貓小狗在一起有什麽意思,都是些畜生。”
    “二姨,你這麽說我可就不高興了,貓狗也是有靈性的!”
    “你還不高興!”婦人挺直身板:
    “要不是有那些貓狗整天纏著,你說你至於找不到對象?你還指望它們給你養老不成?”
    “因為這事,你爸媽可沒少生氣。”
    “好了,好了。”年輕女人一臉無奈,不願意在這上麵繼續糾纏:
    “我不是已經答應相親了嗎?”
    “你那叫相親嗎?你那叫敷衍!”說起這事,婦人聲音更急:
    “老錢家孩子長得雖然一般,但脾氣好、個子高,在大城市的工作也不錯,你倒是說說自己有什麽?”
    “把人撂在那裏,耍什麽小姐脾氣,別人都該慣著你不成?”
    “那也不能隨便啊?結婚可是一輩子的大事,我當然要找個看得順眼、性格合適的,不合適我在他身上浪費什麽時間?”
    “什麽叫看的順眼?什麽叫性格合適?哪有百分百合適的?你媽脾氣那麽好,這麽多年難道就沒有跟你爸吵過架,不都是慢慢磨合過來的嗎,你要先改一改自己的脾氣。”
    “我改?我難道還要遷就別人不成?又不是我爸媽”年輕女人雙眼一瞪,滿臉倔強。
    “怎麽是遷就?兩個人打小生活的環境不一樣,肯定各有各有習慣,在一起過日子難免磕磕碰碰,都讓一讓不是應該的嗎?誰都不讓或者隻讓一個人讓步,日子早晚過不下去。”婦人在這方麵顯然經驗豐富,苦口婆心勸道:
    “二姨沒說讓你將就,是讓你明白一個道理。”
    “你爸媽年紀大了,以後你身上的擔子不小,沒個人幫襯的話肯定不行,還有,跟人過日子就該收一收自己的性子,這不叫委屈,叫長大。要知道,夫妻才是至親,就連父母都比不了,你既然為了父母願意回來相親,為了對象改一改性子不也很正常。”
    “哼哼……”年輕女人撇嘴。
    “你別不信。”婦人皺眉:
    “想想你姥爺、姥姥,你說你媽是跟你爸親還是跟你姥姥、姥爺親?你爸那麽孝順,不也因為你媽都敢跟你奶奶吵架。”
    “雖然都是親人,但也要分清楚哪個近哪個遠。”
    這一次,年輕女人沒有開口,側臉上的表情有些茫然,顯然這些她從來沒有考慮過。
    但更多的,還是不耐煩。
    單身多好!
    抬眼看了下窗外,周甲若有所思。
    婦人的話,讓他想起唐代女詩人李季蘭的一首《八至》。
    至親至疏是夫妻!
    夫妻是世間至親不假,卻也可能至疏啊。
    念頭轉動,他下意識拿出手機,屏幕上亮起的熟悉笑臉,也讓他抿起嘴唇、彎起眼角。
    好在,自己是幸運的。
    不用被人催婚。
    解鎖屏幕,一連串的微信提示讓他忍不住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輕歎一聲才點開裏麵的消息。
    “師弟,這個問題我不懂?”
    “你說的資料在哪裏?”
    “我怎麽查不到啊?”
    “……”
    果不其然!
    周甲的專業是古典文獻,兼修語言文學,就業方向有些窄,所以托同係師姐幫忙找的工作。
    他與師姐的關係很好,不隻是工作方麵,就連現在的女朋友,也是經由師姐才認識。
    師姐黃婷婷,性格直爽,交遊廣闊。
    也許是出生的時候把技能點都點在交朋友上,黃婷婷在學習方麵的遲鈍,簡直讓人發指。
    又偏偏選了語言文學專業。
    周甲在語言方麵還算有些天賦,一來二去就成了黃婷婷的禦用活動檢索器、兼答案。
    “答案在老師去年發的視頻文案裏,自己翻。”
    “查資料需要用到會員,借一下同事……,算了,我把我的會員號發給你,自己查。”
    “……”
    沒過多久,來了回複。
    “這題我還是不懂(笑臉)”
    “學!”
    周甲麵無表情回了一個字。
    想了想,他終究還是把答案發了過去,同時點出解題的思路,希望對方能知道如何得出的答案。
    不過。
    想來黃婷婷同學是懶得了解的。
    “謝了!”
    結果不出所料,從回複的時間看,該同學應該是直接掠過了文檔,隻看最後得出的答案。
    搖了搖頭,他收起手機朝前看去,爭執已經結束,婦人側著身子歇息,年輕女人則刷著手機。
    窗外……
    “嗯?”
    周甲一愣:
    “怎麽起霧了?”
    這條山路他每年都會經過幾次,從來都沒有起過霧,而且這種山路如果有霧的話,會很危險。
    想了想,他朝著司機方向看去:
    “師傅,起霧了,小心……”
    “彭!”
    話音未落,一聲巨響就打斷了他的聲音,同時一股巨力從側方傳來,直接把他甩向車窗所在。
    “轟!”
    周甲隻感覺眼前一花,下一瞬劇痛才從左臂傳來,隨即湧現全身,額頭似乎也破了口子。
    緊接著。
    “嘩啦啦……”
    “咣當!”
    車窗碎裂,無數玻璃碎片在眼前飛舞,車廂裏的一道道人影就像是攪拌機裏破布娃娃般來回的翻滾。
    更有不知從何處冒出的猙獰枝丫撕裂車廂貫入其中,有的人閃避不及,竟是直接被樹枝貫穿了身軀,痛苦哀嚎。
    溫熱的鮮血噴濺而出,伴隨著驚恐的慘叫,灑落在不怎麽幹淨的車座上。
    變故陡生!
    翻車?
    滾下山了?
    我……要死了?
    突如其來的變故,讓身處混亂的周甲腦海一片空白,甚至就連身上的痛楚也變的麻木起來,任由身軀不由自主在車廂內來回翻滾。碰撞。
    耳邊驚恐、淒厲的叫聲,也變的不怎麽清晰,一切都顯得那麽不真實。
    唯有噗通、噗通的心跳,分外急促。
    不知過了多久。
    也許隻是那麽一瞬,也許已經過了許久,總之車廂不再翻滾,周甲也重重砸落在座位上。
    神魂似乎也在這一刻歸位。
    “怎……怎麽回事?”
    有人結結巴巴的開口,聲音帶顫。
    “肯定是翻車滾下山來了!”周甲咬著牙,強忍著渾身劇痛,艱難從懷裏拿出手機,哆哆嗦嗦按向急救電話:
    “艸,沒信號!”
    “狗,不……有狼!”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突然,車廂前麵傳來一聲女子的尖叫,隨即就是一陣亂響。
    周甲下意識抬頭,因劇痛而模糊的視線掠過車內的一片狼藉,落在一個從車廂裂口探出滿是黑毛的狼頭上。
    裂口不大,狼頭唯有瘋狂晃動,撐開周圍的鐵皮,一點點擠進公交車。
    “嘶……”
    周甲雙眼收縮,呼吸一滯,與其他幸存下來的人一樣滿臉驚恐。
    “這是什麽東西?”
    卻是在那狼頭後麵,跟著的不是狼應該有的身體,而是如人一般的手臂、胸腹和雙腿,赫然是一個狼首人身的怪物。
    這是……
    什麽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