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6 欺辱

字數:6873   加入書籤

A+A-


    眾人再次匯聚在一起,三五成群竊竊私語。
    “他們是想讓我們在前麵趟路,甚至是……送死!”
    趙剛是省弓箭協會的會員,弓術算是家傳,一手連發弓威力驚人,靠殺狼首怪物已經破了兩次極限。
    所謂的極限,是韓胖子自己發明的稱呼。
    在那四人口中,似乎另有叫法。
    他收起地上散落的箭矢,壓低聲音開口,麵上露著擔憂。
    “那又怎麽樣?”韓胖子雙眼眯起:
    “你覺得我們有的選?”
    周甲蹲在一旁,聞言輕歎。
    確實。
    這幾人出手凶殘,殺人不眨眼,不答應定然不行,至於反抗……,莫說一共有四人,就算隻有一個,在場眾人加起來怕也不是對手。
    單單養的頭獨角獸,都能讓他們損失慘重。
    更何況。
    還要指著對方離開這個鬼地方。
    “對了。”周甲開口問道:
    “黃金福怎麽樣了?”
    “死了。”韓胖子麵無表情:
    “我親眼看到他的屍體被幾頭狼首怪物分食,好在死的時候沒怎麽遭罪,想來路上也會走的安穩些。”
    “其他人都逃散了,後麵又斷斷續續碰到了一些人,剛子就是那個時候加入的隊伍。”
    周甲眼神一黯。
    戴蕾、程旗失蹤,黃金福被殺,秦醫生、陶紅、蘇強……,都是剛剛認識,就接連丟了性命。
    “這個鬼地方!”
    趙剛低聲咒罵了一句,又道:
    “韓大哥,你說他們能不能把我們送回去?不會是耍我們的吧?我怎麽感覺不靠譜?”
    “噓……”韓胖子眼眉低垂:
    “小心他們聽到。”
    周甲悄悄抬頭,就看到那輕挑男子麵帶冷笑掃了眼幾人,眼神帶著譏諷,然後招了招手:
    “收拾好了就走吧,那邊還有一批人等著。”
    還有其他人?
    看樣子,這四人不止找上了他們。
    不久後。
    “戴蕾!”
    “程旗!”
    “卉卉!”
    在這裏竟然見到熟人,陳卉一臉興奮的奔過去,對麵的一男一女也是大喜,不過程旗的表情似乎有些許奇怪。
    周甲收回眼神。
    如果他沒有看錯的話,剛才程旗、戴蕾兩人的手應該是握在一起的,態度也很親昵。
    “你們沒事,實在是太好了!”
    “你們也沒事!”
    “對了,這幾天你們去哪了?”
    兩女抱在一起,一會哭、一會笑,難掩心中的激動,陳卉也說起這些天自己的經曆。
    “你剛才說什麽?”
    程旗越聽越不對勁,麵色突然一沉,道:
    “你和周甲兩個人被困在一個地方好幾天,直到今天才出來?這些日子你們兩個都在一起?”
    “是啊!”陳卉應是,隨即就是一愣。
    像是想到了些什麽,她的表情下意識變了變,急忙道:
    “你想什麽哪,我跟路人甲是好朋友。”
    “是嗎?”
    程旗的麵色有些不好看。
    孤男寡女被困一處,絕望之下相互慰藉再正常不過,他自己就沒能忍住,這兩人能?
    他遇到的還不是那種絕境!
    一想到某些少兒不宜的場景,他的心髒就忍不住抽了抽,這個身子我都還沒有碰過……
    “想什麽哪?”
    戴蕾伸手拍了一下他,翻了翻白眼:
    “卉卉不是那種人,你以為都跟……一樣。”
    “哼!”
    陳卉輕哼,脖頸昂起不去看程旗,她雖然算不上心安理得,卻也理直氣壯,畢竟沒真的做什麽。
    “是,是我多想了。”程旗強扯笑意,表情依舊有些不自然。
    作為男朋友,剛才陳卉的表情變化他又豈能沒發現,這兩個人之間,肯定有過什麽。
    該死!
    念頭轉動,他下意識緊握拳頭。
    “你,過來一下!”
    這邊,周甲被人叫住,回首看去,卻是那位眼神輕挑的男子,對方正來回審視著他。
    “高……高先生。”
    不知道這裏的人都是如何稱呼,周甲走到近前,試探著開口,他已經知道對方的姓名:
    “您找我有事?”
    “嗯。”高利秉點了點頭,手一伸,問也不問就奪過周甲身上的盾牌,拿在手裏上下打量:
    “能發電的木頭,倒是少見。”
    他用手敲了敲,又拿匕首劃了劃,檢查了片刻之後,嘴角一撇,麵帶不屑扔了過來:
    “材質還行,勉強入品,你小子運氣不錯。”
    “是。”周甲低頭:
    “沒什麽事,我先過去了。”
    “等下!”高利秉皺眉,音帶不悅:
    “我說讓你走了嗎?”
    “……”周甲深吸一口氣,悶聲開口:
    “高先生還有什麽事?”
    “把你身上的東西拿過來。”高利秉大手一伸,見周甲有些愣神,哼了一聲直接扯下他身上的包裹。
    隨手一抖,包裹裏的東西當即灑落地麵。
    “果然,早就感覺有些問題。”
    其中的幾塊石頭,讓高利秉雙眼一亮,急忙撿起,並隨手在周甲衣服上擦了擦抹掉上麵的灰塵:
    “源石!”
    “是跟盾牌在一起找到的吧,不知道那個倒黴蛋死在這種地方,估計也就是四五品。”
    對方的言語、動作,絲毫沒把周甲當回事,東西隨便拿,更是當個抹布般隨意擦拭。
    不過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
    周甲低著頭,一聲不吭,好似根木頭。
    “滴……”
    收起‘源石’,高利秉又撿起地上的手機。
    他應該在這段時間碰過其他人的手機,按下按鍵,僅剩的電量讓屏幕亮起,露出熟悉的笑臉。
    “咦!”
    高利秉雙眼一挑,麵露笑意:
    “這女人挺漂亮的,她在呢?”
    說著,一手摩挲著手機屏幕上的照片,一邊抬頭朝著周圍的人看去,態度極其輕挑。
    周甲咬了咬牙,搖頭道:“她沒來這個地方。”
    “哦!”
    高利秉點頭:
    “那真是遺憾,不然還能玩……”
    話音未落,他麵色猛然一變,抬腳就朝周甲踹去。
    “彭!”
    他出腿無聲,速度卻快的驚人,內裏更是夾雜這一股大力,直接把周甲給踹飛數米開外。
    劇痛讓周甲表情扭曲,縮著身子在地上抽搐。
    “你他媽那是什麽表情!”高利秉冷著臉看來:
    “找死!”
    說著,把手機朝下一丟,踏腳踩碎。
    ‘哢嚓嚓’之聲,讓周甲身軀一僵,蜷縮的身軀裏兩眼通紅,雙手青筋高鼓緊緊握起。
    人群散在四方,所有人都把這一幕盡收眼底,但沒有一個人吭聲。
    陳卉張了張嘴,想要過來,也被戴蕾、程旗給攔住。
    “怎麽了?”
    這時,腰懸雙刀的司徒雷踏步行來,打眼一掃,無語搖頭:
    “姓高的,這人還有些用處,你輕著點。”
    “哼!”
    高利秉冷哼,伸手朝人群中一位高挑女子指了指:
    “你,過來!”
    那女人麵色微變,眼露希冀看向身邊的人,奈何麵對她的視線,相熟的人一個個側首避開。
    明白怎麽回事的戴蕾等女,更是下意識鬆了口氣。
    最終。
    女人還是朝著高利秉走了過去,她的麵色發白,雙腳發軟,幾乎是被對方提著離開。
    至於周甲。
    依舊在地上喘息。
    良久才緩緩撐起身子,把地上的手機碎片一點點撿起。
    …………
    “進入這裏的生靈活物,有的體質不強,有的可以直接入品。”
    “司徒先生,什麽叫入品?”
    相較於同行的另外三人,司徒雷的脾氣應該是最好的,聞言也不生氣,開口解釋道:
    “凡階十品,一品牛皮、二品虎骨、三品內壯、四品換血,過了四品,在這就算有了一定的自保之力。”
    “相差一品,實力天差地別。”
    “當然,真正廝殺起來,若是身懷利器、高明武技的話,以弱勝強也是常有的事。”
    “至於從什麽時候有的入品一說,我也不知道。”
    “司徒先生,您是幾品?”趙剛小心翼翼開口。
    一個人的實力,應該是屬於秘密,不曾想司徒雷竟毫不在意,道:
    “我是六品,伐髓。”
    “那高先生哪?”韓胖子看了眼蹲在一旁的周甲,開口問道:
    “他那麽厲害,應該很強吧?”
    “嗬……”司徒雷輕笑:
    “他是五品,易筋,不過他手段不錯,倒也可以當做六品來看。”
    “好了!”
    說到這裏,他似乎有些不耐,擺了擺手道:
    “這些對你們來說沒什麽用處,知道就可以了,現在我每人說幾句,能學多少看你們的本事。”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