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2章測謊椅的回憶

字數:7489   加入書籤

A+A-


    您可以在百度裏搜索“總裁在上我在下卡提諾(101nove.com)”查找最新章節!
    “可你不做些什麽,她怎麽重燃激情呢?”
    “……”
    宮歐捏拳。
    宮彧忽地靈光一閃,計上心來,“對,誰說非要你哄她,她才會重新關注。”
    “你什麽意思?”
    宮歐冷冷開口。
    “既然是要找最初的感覺,那就回到最初!”宮彧為自己的妙計而興奮,“最初的你是什麽樣就是什麽樣,這樣小念一下子就回憶到過去了。”
    那還不感情如潮水瘋狂而湧?
    “回到最初?”
    宮歐抿唇,這辦法可行麽。
    “這肯定行。”
    宮彧努力說服他,隻想把今晚平安地度過去,否則,大家不知道要被折騰成什麽樣子了。
    ……
    美好的一天開始了。
    郵輪在海上航行。
    時小念看書看得很吃力,她本來對地理就不感冒,現在要看一堆的地理知識,頭都快炸了。
    書房中,時小念在牆上貼滿各種地圖,試圖找出聖牙灣的蹤跡。
    她讓遠在國內的義父封德給她找各種專家研究,但還沒有得到任何的反饋。
    “好累啊。”
    時小念從書堆中抬起頭,摘下眼鏡,伸了伸懶。
    求個婚真的不容易,太不容易了。
    誰告訴她聖牙灣到底在哪裏啊?
    再這麽看下去她眼睛都要瞎了。
    “砰砰。”
    敲門聲響起。
    “誰?”
    時小念立刻警覺地問道,她總是把書房的門反鎖著,和大家說她是在畫畫。
    這幾天也不知道宮歐在忙什麽,竟然也沒有來打擾她。
    “是我,小念,我有點事想問你。”
    宮彧厚沉的嗓音在門外想起。
    大哥?
    時小念愕然,從椅子上起來,打開門小心翼翼地走出去,不讓書房裏的一切曝光。
    宮彧站在門外,穿得一身帥氣,成熟穩重,微笑著看她。
    “怎麽了?”
    時小念疑惑地問道。
    宮彧笑得更成穩重了,抬起手揮上兩下,隻見幾個傭人從他身後躥出,直接抓住她的手臂往外扯。
    “誒,你們做什麽?”
    時小念錯愕地睜大眼,下意識地掙紮卻掙脫不了,隻能被拉著往前。
    哥這是怎麽了?
    莫名其妙。
    穿過長長的大廳,不少傭人朝他們看來,但也隻當沒看到,立刻收回眼神,假裝忙碌自己的事情。
    時小念反抗未果索性也不反抗了,在這艘郵輪上她不信誰還能把她給賣了。
    她被拖進一個空蕩的房間。
    華麗的房間中央放了一張測謊椅。
    “砰。”
    時小念被一把按坐進測謊椅上,她震驚極了,“是誰還把測謊椅帶上船的?”
    不嫌累贅嗎?
    沒人回答她,她的雙臂雙腿被牢牢綁上,掙脫不得。
    什麽情況?
    時小念滿臉疑惑地看著他們,忽見宮彧捧著一台平板電腦慢條斯理地從外麵走進來,走到一張棕色的辦公桌前。
    “啪!”
    宮彧一把將平板電腦扣在桌上,臉色凝重地看向她,“從現在開始,你必須和我說真話,假話是逃不過測謊的。”
    “……”
    時小念無語地看著他。
    這是郵輪上新的無聊遊戲嗎?
    “你叫什麽名字?性別?職業?”宮彧問出一係列問題。
    時小念無奈地看向他,“哥你幹什麽呢?”
    “回答我!”
    宮彧凶狠地瞪向她,麵目猙獰,帥氣不複存在。
    時小念想笑,“哥,裝狠不是瞪圓眼睛就可以的,你應該學學宮歐。”
    宮歐那種狠是從裏到外的,狠得讓人懷疑人生。
    聽到這話,宮彧有些破功,他重重一拍桌子,“你聽著,你不好好回答問題,我是不會讓你出這個房間的!”
    “……”
    還沒完了。
    時小念抿抿唇,扯了扯唇角,“好,我回答,我叫時小念,性別女,職業……目前待業。”
    宮彧在平板電腦上瞥了一眼她的心率,沉思良久。
    “嗯,真話。”他道。
    “……”
    這不廢話麽,這是不是真話還用看測謊顯示屏?
    時小念真是輸給他了。
    “好,接下來一個問題你好好想過之後才回答。”宮彧瞪著她道,“你和宮歐在一起多久了?”
    這問題……
    難道是宮歐讓他這麽做的,這麽一想,時小念忽然覺得解釋得通了。
    大哥從來不是這麽無聊的人。
    不知道宮歐想玩什麽花樣,時小念隻能奉陪著走,“這要看怎麽定義了,我們孩子都那麽大了,這算是在一起有好幾年吧。”
    “你認為這很久?”宮彧繼續問道。
    時小念點頭,“還算可以吧,很多情侶不是兩三年就膩了,無法繼續在一起麽。”
    “膩?”宮彧抓住重點,坐在辦公桌前問道,“那你和宮歐呢?”
    “還好啊。”
    時小念道。
    宮彧沉默了幾秒,伸手按向耳朵上的無線耳機,似乎在聽著什麽。
    聽完之後,宮彧一拍桌子,勃然大怒,“我不需要這種棱模兩可的答案!膩就是膩,不膩就是不膩!”
    這語氣……
    這口吻……
    時小念半躺在測謊椅上無聊地動了動手指,“哥,要不你把宮歐叫出來親自問我吧,這不是你的風格。”
    “……”
    宮彧差點吐血,又用力地拍拍桌子,“讓你回答就回答,哪來這麽多話!”
    時小念垂頭,“ok,ok,我回答,兩個人天天呆在一起呢確實會很快消耗熱情,但我和宮歐經曆那麽多才走到今天,都懂得彼此珍惜,我相信這份珍惜會讓我們走得更遠。”
    宮彧按向耳機,聽過之後又道,“還是棱模兩可!”
    雖然通過測謊,但這測謊背後的主人很不滿意這樣的答案。
    時小念忍住翻白眼的衝動,“明白,明白,這樣,告訴他,我很愛他,除他以外,沒有任何異性或者同性能吸引我!”
    她太知道宮歐要什麽樣的答案了。
    這話一出,宮彧立刻盯著平板電腦上的心率,測試結果為誠實。
    他聽著耳機的聲音,頓時大鬆一口氣。
    這關總算是過了。
    “我們走!”
    宮彧看了一眼那幾個傭人,站起來離開。
    房間裏頓時隻剩下時小念一個人。
    “喂,喂?”時小念錯愕地看著他們一個個消失在視線裏,“為什麽把我一個人留在這裏?”
    沒人回答她。
    空蕩蕩的房間裏隻有她一個人。
    莫名其妙。
    她不想呆在這裏,有這個時間她還不如多看會書,多研究一下聖牙灣的蹤跡。
    “砰。”
    門突然又被打開。
    宮彧出現在門口,“你應該還有話沒有說清楚,等你想到了就喊一聲,有人聽得到!”
    說完,宮彧又把門關上了。
    “……”
    時小念欲哭無淚,這個宮歐到底想搞什麽名堂?
    她還能有什麽沒說清楚的,就算有,他也可以拉著她好好聊啊,有必要用上測謊椅麽?
    房間裏安靜得連根針掉在地上都聽得出聲。
    時小念掙紮,掙脫不開,她低頭看著測謊椅,上麵的線一根一根,繁鎖複雜,她突然想到和宮歐就是從測謊椅開始的。
    那個時候的他囂張跋扈,不可一世,偏執到極點。
    為了證實她的誠實,她在測謊椅上被困了多少個日夜。
    一想到那段時間,宮歐的種種惡劣浮上心頭,時小念歪頭想了想,突然不想求婚了。
    這個男人太壞太壞了。
    “……”
    沒人理她。
    看書看太久的時小念漸漸困了,眼見沒人來,她索性往後一靠,閉上眼小憩,很快睡著了。
    夢裏,她回到了帝國城堡那個房間。
    每天有大批的心理醫生給她做評估,她沒得吃沒得喝,一遍遍被綁上測謊椅詢問,問到她心理防線崩潰得一塌糊塗……
    宮歐就是個禽獸!
    忽然,畫麵一轉,有人捏住她的下巴,溫熱覆上唇來。
    渾蛋,還想非禮她!
    時小念在夢裏使勁掙紮反抗,就聽耳邊響起清晰的一聲痛叫,她迷迷糊糊地睜開眼,就看到一張英俊的臉龐在麵前晃來晃去。
    宮歐。
    “你走開。”
    時小念抗拒地道,聲音軟軟的。
    隻見眼前那張臉瞬間變得陰森恐怖,他低頭瞪著她,“時小念我就知道你現在對我膩了!不過,我宮歐不允許的事你做了試試!”
    話落,宮歐低頭就吻住她的唇,強勢霸道,反複蹂躪。
    時小念想掙紮,人很快被抱了起來。
    他的懷抱特別溫暖。
    一時間,她分不清夢境與現實,她好像回到了過去,很憤怒很憤怒,又好像清醒著,清醒地認識到自己有多依賴宮歐溫暖而有力的臂膀。
    好奇怪的感覺……
    吻,鋪天蓋地落下來。
    不顧一切的。
    吻得她意識迷離,困意越來越重,時小念靠在他的懷中,漸漸的什麽都不知道了。
    ……
    疼。
    時小念醒來的第一感覺就是疼,雙腿酸疼極了。
    她睜開眼便是臥室,偌大的床上隻有她一個人,她從床上坐起來,雙腿酸到她咬牙忍著。
    怎麽回事?
    她低頭看了一眼身上的睡衣,她什麽時候換的睡衣?
    等下,她不是應該在測謊椅上麽?
    宮彧搬出的測謊椅勾起她最糟糕的回憶,後來她連做夢都夢到那段生不如死的日子,可以宮歐好像又闖進來了……
    時小念起身走到鏡子前,看到脖子上的幾處吻痕,頓時明白過來那吻是真實的。
    並不在夢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