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一章 猜測

字數:27944   加入書籤

A+A-


    “劉總,可能是馬總一時興起問起來,我家吳京京也不可能不給人家介紹,以後還是要靠劉總照顧和提攜的”;
    謝楠楠開始打圓場,照顧劉萬的麵子。
    “嗯,你剛說的,我也非常感興趣,不過,我對電影行業不了解”;
    吳京京臉色立馬大變,就好像自己說了半天,最後被馬毅搏直接被拒絕了;
    而且,還是在他已經撇開了劉萬之後拒絕了。
    那豈不是說,劉總這條線也沒希望了?
    與吳京京臉色難看相比,劉萬可謂是臉色陰轉晴;
    本來就沒打算投資戰虎2的他,更不打算投資了。
    馬毅搏沒有感受到吳京京的表情變化,繼續道:“你就直接給我說我需要投資多少錢,能夠占收益的多少就可以,太多的細節,我不太懂,你也不用給我說,我相信,你也不會騙我這個外行的”;
    “當然,我雖然外行,但也不是那麽好騙的”。
    大喜過望後,吳京京連忙繼續道:“馬總,我們戰虎2的初步預算是1個億,目前我們已經有戰虎1的團隊和拍攝經驗,能夠最大程度的節約成本”;
    “如果您投資八千萬的話,可以拿到淨收益的六成半,不,七成淨收益”。
    吳京京也是咬牙說道。
    如果馬毅搏真的投資了,絕對是最好的一件事情,哪怕稍微讓點利都可以。
    “八千萬,七成利潤”?
    馬毅搏自言自語,其實內心都樂翻了,戰虎2一個億的預算,根本不夠;
    上一世就是如此,這才有了吳京京抵押房子拍電影的橋段。
    現在看來,很有可能也不夠;
    不過,這不是馬毅搏關心的;
    不夠了,到時候需要資金,他馬毅搏還可以再要到一些利潤。
    商業,講究的是利益永恒;
    當然,幫助一些人,不影響自己的收益。
    反正吳京京就算不找馬毅搏,也會找其他資本,該讓出的利潤,也是一分不少,甚至更多。
    對於吳京京來說,看似讓出了很多利潤;
    但,這都是基於盈利的情況下。
    如果電影虧本了或者沒有盈利多少,那馬毅搏投資的這些錢,也都是打水漂了。
    “行,那我也就不矯情了,對這個不太懂,就按照你所說,我投入8000萬,收益占利潤的七成”;
    “小趙,你回去後,找法務以及聯係相關行業的人看下,沒問題的話,就把合同簽了,到時候我把錢打過去”。
    這次偶遇,馬毅搏心情大好;
    不僅能讓秦大媽集團大出風頭,還能賺點錢;
    其他人不知道,馬毅搏能不知道嗎?
    戰虎2的票房就是厚積薄發,戰虎1相當於是打基礎,戰虎2享受了戰虎1的堅硬基礎帶來的高收益;
    現在投入八千萬,哪怕到時候追加幾千萬甚至上億,淨收益絕對是十多個億;
    這種情況,誰能不高興?
    尤其是,這一世還有他馬毅搏的加持,戰虎2的票房相對於上一世來說,大概率是更高。
    馬毅搏在這裏的談話,旁邊人也是聽到了;
    大家在這裏都沒有事情,有幾個人交流,尤其是動輒數千萬的投資,不想注意都不行。
    馬毅搏出行,就沒有太過於掩飾;
    在馬毅搏意識中,自己隻是一個創業者罷了。
    而吳京京,在馬毅搏麵前,把之前帶的口罩和墨鏡也已經摘了下來,旁邊的人可以不認識馬毅搏,但對於吳京京,不認識的人,還真不多。
    就這樣,大雪天在服務站偶遇吳京京和馬毅搏的話題,又衝上了熱搜;
    就算沒有馬毅搏,哪怕是偶遇吳京京,也是能夠衝上熱搜的;
    現在吳京京和馬毅搏都出現了,那熱搜絕對是輕而易舉。
    “下雪天服務站避雪,偶遇秦大媽創始人馬總”;
    “哈哈,我今天竟然還和秦大媽馬總稱兄道弟,對方還送了我一盒自嗨鍋,感謝感謝”;
    “圖片就是馬總送的自嗨鍋,已經被我消滅幹淨”;
    沒錯,這個人正是之前馬毅搏送他一盒自嗨鍋的人。
    “兄弟,別吹牛了,自嗨鍋哪裏買不到啊,隨便拍個照就說是馬總送的,我把自己手上一百元也拍張照,說是馬總送的”;
    “哈哈蛤,是啊,老兄,別太異想天開了,想要流量,也不是這麽來的”。
    “馬總和吳京京商量投資事情,我在旁邊無意間聽到,馬總要投資吳京京新電影八千萬”;
    “馬總說八千萬的時候,那種語氣,就和我說一百塊錢的時候一樣,那麽的輕描淡寫”;
    “原諒我的無知啊”。
    “哈哈,我能想象到你的那種場麵,不過,我比你更不堪,我估計說十塊錢時候的表情,才和你說一百塊錢一樣”;
    “不不不,我說五塊錢和你十塊錢的一樣”;
    “不不,我說兩塊錢和你的五塊錢一樣”;
    質疑的人很多,但隨著發微博的人越來越多,這種質疑聲越來越小;
    因為有人在自己的動態裏麵,還拍了馬毅搏的照片,身邊好多人;
    而且,大家的定位都是同一個地址,這就讓人不得不相信。
    易偉立看到熱搜後,嘴角也是抽了抽;
    他是宣傳口出身,對於宣傳有一定了解;
    那麽,他們老板對於互聯網輿論的理解則是更深刻。
    不久之前,易偉立接到了趙妍的電話,電話的內容其實很簡單,就是讓他多了解下首都大雪的時候,那些送外賣人的處境,尤其是有沒有摔傷之類的;
    這一下子,讓易偉立的思維打開了;
    秦大媽外賣或者說秦大媽集團,對於所有一線跑市場的人都有一個意外險,這個保險,是公司給員工買的,不用員工出一分錢;
    但這種福利,並不是所有公司能夠負擔得起;
    再加上魅團正在融資,一旦真的有這種事情被曝光出來,或許融資不會受到太大影響,但絕對不是一個好兆頭;
    尤其是,有秦大媽外賣這樣一對比,那就更顯秦大媽外賣為員工著想;
    一旦秦大媽要往全國發展,就光這個口碑,就能迎來很多人加入;
    如果你是一個外賣員,你會加入哪一家?
    這些,都是易偉立一瞬間就想到的事情;
    看到熱搜,易偉立知道,自家老板已經開始在輿論上布局了。別說有,就算沒有,也能無中生有出來;
    在外麵經常走動的人,誰能不清楚,下雪天外出的風險,這麽多人,難道就沒有幾個摔了的?
    這種情況,絕對是板上釘釘。
    受傷不要緊,如果還需要自己掏錢治療,沒有對比的話,那自己也就認了;
    但有了秦大媽的對比,誰能心甘?
    “京哥,你今天當著劉總的麵,直接和馬總聯係,咱們以後想要和劉總他們合作,怕是機會渺茫了”;
    “楠楠,我也是沒辦法,劉總的態度,咱們都知道,本來合作就沒有太大希望”;
    “現在,咱們有馬總投資,根本不用怕資金問題”;
    “戰虎2馬總投資,戰虎1上映的話,也能蹭一波馬總的熱度,到時候票房絕對會比之前的預期好不少”;
    “戰虎2的拍攝,才是我們戰虎係列的高潮,很可惜,其他人都不懂”。
    吳京京和謝楠楠二人也已經開車離開服務站。
    “京哥,網上說秦大媽馬總要投資八千萬支持你拍攝戰虎2,你看下微博,是不是要回應一下”?
    經紀人也給吳京京打電話過來;
    作為吳京京的經紀人,也是知道吳京京這段時間的煩惱;
    隻是沒想到,吳京京能和馬毅搏有聯係;
    如果真的如同網上所說,馬毅搏投資了八千萬,那絕對是一個天大的好消息;
    不過,作為經紀人,還是覺得不可思議,服務站休息,都能遇到大佬,而且還能得到大佬的投資,怎麽想,都感覺有些夢幻。
    吳京京打開自己微博,用手機奮筆疾書:“今天在服務站偶遇馬總,是我的幸運,與馬總的合作,目前還沒有到最後階段,一有消息,我們會第一時間公布,感謝大家對我們的關注”。
    吳京京微博的回應,徹底證實了那些人在服務站偶遇馬毅搏的傳聞。
    普通人可以撒謊,可以為了一點點熱度,做出一些不理智的事情;
    但作為明星,如果不是已經發生的事情,直接這麽捏造,絕對是取死之道。
    “期待京哥的戰虎上映”;
    “我四隻眼已經饑渴難耐,想要早點看到戰虎”;
    “京哥,支持你,永遠的硬漢”。
    “幹總,馬總又上熱搜了”;
    幹家偉看了看秘書,示意對方繼續;
    “剛才微博上麵,出現馬總在河北的一個服務站與吳京京偶遇,並且投資吳京京八千萬拍攝電影”;
    “雖然吳京京在微博上說沒有最終確定,但也沒有否定這個數字,我感覺基本八九不離十”。
    秘書說完後,幹家偉有沉思了起來;
    這個節骨眼上,馬毅搏出現在河北的一個高速服務站裏麵;
    這是去哪裏?
    目前,秦大媽集團的業務,河北幾乎是沒有的。
    那很有可能,馬毅搏的目的不是河北,而是一路從粵省羊城北上京都,隻是在河北那裏遇到了大雪停下來。
    這個時間點,正是非常敏感的時刻;
    魅團集團即將融資,作為競爭對手的秦大媽老板竟然冒著大雪親自北上,這透漏出來的種種怪異,不得不防。
    “不不不,我說五塊錢和你十塊錢的一樣”;
    “不不,我說兩塊錢和你的五塊錢一樣”;
    質疑的人很多,但隨著發微博的人越來越多,這種質疑聲越來越小;
    因為有人在自己的動態裏麵,還拍了馬毅搏的照片,身邊好多人;
    而且,大家的定位都是同一個地址,這就讓人不得不相信。
    易偉立看到熱搜後,嘴角也是抽了抽;
    他是宣傳口出身,對於宣傳有一定了解;
    那麽,他們老板對於互聯網輿論的理解則是更深刻。
    不久之前,易偉立接到了趙妍的電話,電話的內容其實很簡單,就是讓他多了解下首都大雪的時候,那些送外賣人的處境,尤其是有沒有摔傷之類的;
    這一下子,讓易偉立的思維打開了;
    秦大媽外賣或者說秦大媽集團,對於所有一線跑市場的人都有一個意外險,這個保險,是公司給員工買的,不用員工出一分錢;
    但這種福利,並不是所有公司能夠負擔得起;
    再加上魅團正在融資,一旦真的有這種事情被曝光出來,或許融資不會受到太大影響,但絕對不是一個好兆頭;
    尤其是,有秦大媽外賣這樣一對比,那就更顯秦大媽外賣為員工著想;
    一旦秦大媽要往全國發展,就光這個口碑,就能迎來很多人加入;
    如果你是一個外賣員,你會加入哪一家?
    這些,都是易偉立一瞬間就想到的事情;
    看到熱搜,易偉立知道,自家老板已經開始在輿論上布局了。別說有,就算沒有,也能無中生有出來;
    在外麵經常走動的人,誰能不清楚,下雪天外出的風險,這麽多人,難道就沒有幾個摔了的?
    這種情況,絕對是板上釘釘。
    受傷不要緊,如果還需要自己掏錢治療,沒有對比的話,那自己也就認了;
    但有了秦大媽的對比,誰能心甘?
    “京哥,你今天當著劉總的麵,直接和馬總聯係,咱們以後想要和劉總他們合作,怕是機會渺茫了”;
    “楠楠,我也是沒辦法,劉總的態度,咱們都知道,本來合作就沒有太大希望”;
    “現在,咱們有馬總投資,根本不用怕資金問題”;
    “戰虎2馬總投資,戰虎1上映的話,也能蹭一波馬總的熱度,到時候票房絕對會比之前的預期好不少”;
    “戰虎2的拍攝,才是我們戰虎係列的高潮,很可惜,其他人都不懂”。
    吳京京和謝楠楠二人也已經開車離開服務站。
    “京哥,網上說秦大媽馬總要投資八千萬支持你拍攝戰虎2,你看下微博,是不是要回應一下”?
    經紀人也給吳京京打電話過來;
    作為吳京京的經紀人,也是知道吳京京這段時間的煩惱;
    隻是沒想到,吳京京能和馬毅搏有聯係;
    如果真的如同網上所說,馬毅搏投資了八千萬,那絕對是一個天大的好消息;
    不過,作為經紀人,還是覺得不可思議,服務站休息,都能遇到大佬,而且還能得到大佬的投資,怎麽想,都感覺有些夢幻。
    吳京京打開自己微博,用手機奮筆疾書:“今天在服務站偶遇馬總,是我的幸運,與馬總的合作,目前還沒有到最後階段,一有消息,我們會第一時間公布,感謝大家對我們的關注”。
    吳京京微博的回應,徹底證實了那些人在服務站偶遇馬毅搏的傳聞。
    普通人可以撒謊,可以為了一點點熱度,做出一些不理智的事情;
    但作為明星,如果不是已經發生的事情,直接這麽捏造,絕對是取死之道。
    “期待京哥的戰虎上映”;
    “我四隻眼已經饑渴難耐,想要早點看到戰虎”;
    “京哥,支持你,永遠的硬漢”。
    “幹總,馬總又上熱搜了”;
    幹家偉看了看秘書,示意對方繼續;
    “剛才微博上麵,出現馬總在河北的一個服務站與吳京京偶遇,並且投資吳京京八千萬拍攝電影”;
    “雖然吳京京在微博上說沒有最終確定,但也沒有否定這個數字,我感覺基本八九不離十”。
    秘書說完後,幹家偉有沉思了起來;
    這個節骨眼上,馬毅搏出現在河北的一個高速服務站裏麵;
    這是去哪裏?
    目前,秦大媽集團的業務,河北幾乎是沒有的。
    那很有可能,馬毅搏的目的不是河北,而是一路從粵省羊城北上京都,隻是在河北那裏遇到了大雪停下來。
    這個時間點,正是非常敏感的時刻;
    魅團集團即將融資,作為競爭對手的秦大媽老板竟然冒著大雪親自北上,這透漏出來的種種怪異,不得不防。
    “不不不,我說五塊錢和你十塊錢的一樣”;
    “不不,我說兩塊錢和你的五塊錢一樣”;
    質疑的人很多,但隨著發微博的人越來越多,這種質疑聲越來越小;
    因為有人在自己的動態裏麵,還拍了馬毅搏的照片,身邊好多人;
    而且,大家的定位都是同一個地址,這就讓人不得不相信。
    易偉立看到熱搜後,嘴角也是抽了抽;
    他是宣傳口出身,對於宣傳有一定了解;
    那麽,他們老板對於互聯網輿論的理解則是更深刻。
    不久之前,易偉立接到了趙妍的電話,電話的內容其實很簡單,就是讓他多了解下首都大雪的時候,那些送外賣人的處境,尤其是有沒有摔傷之類的;
    這一下子,讓易偉立的思維打開了;
    秦大媽外賣或者說秦大媽集團,對於所有一線跑市場的人都有一個意外險,這個保險,是公司給員工買的,不用員工出一分錢;
    但這種福利,並不是所有公司能夠負擔得起;
    再加上魅團正在融資,一旦真的有這種事情被曝光出來,或許融資不會受到太大影響,但絕對不是一個好兆頭;
    尤其是,有秦大媽外賣這樣一對比,那就更顯秦大媽外賣為員工著想;
    一旦秦大媽要往全國發展,就光這個口碑,就能迎來很多人加入;
    如果你是一個外賣員,你會加入哪一家?
    這些,都是易偉立一瞬間就想到的事情;
    看到熱搜,易偉立知道,自家老板已經開始在輿論上布局了。別說有,就算沒有,也能無中生有出來;
    在外麵經常走動的人,誰能不清楚,下雪天外出的風險,這麽多人,難道就沒有幾個摔了的?
    這種情況,絕對是板上釘釘。
    受傷不要緊,如果還需要自己掏錢治療,沒有對比的話,那自己也就認了;
    但有了秦大媽的對比,誰能心甘?
    “京哥,你今天當著劉總的麵,直接和馬總聯係,咱們以後想要和劉總他們合作,怕是機會渺茫了”;
    “楠楠,我也是沒辦法,劉總的態度,咱們都知道,本來合作就沒有太大希望”;
    “現在,咱們有馬總投資,根本不用怕資金問題”;
    “戰虎2馬總投資,戰虎1上映的話,也能蹭一波馬總的熱度,到時候票房絕對會比之前的預期好不少”;
    “戰虎2的拍攝,才是我們戰虎係列的高潮,很可惜,其他人都不懂”。
    吳京京和謝楠楠二人也已經開車離開服務站。
    “京哥,網上說秦大媽馬總要投資八千萬支持你拍攝戰虎2,你看下微博,是不是要回應一下”?
    經紀人也給吳京京打電話過來;
    作為吳京京的經紀人,也是知道吳京京這段時間的煩惱;
    隻是沒想到,吳京京能和馬毅搏有聯係;
    如果真的如同網上所說,馬毅搏投資了八千萬,那絕對是一個天大的好消息;
    不過,作為經紀人,還是覺得不可思議,服務站休息,都能遇到大佬,而且還能得到大佬的投資,怎麽想,都感覺有些夢幻。
    吳京京打開自己微博,用手機奮筆疾書:“今天在服務站偶遇馬總,是我的幸運,與馬總的合作,目前還沒有到最後階段,一有消息,我們會第一時間公布,感謝大家對我們的關注”。
    吳京京微博的回應,徹底證實了那些人在服務站偶遇馬毅搏的傳聞。
    普通人可以撒謊,可以為了一點點熱度,做出一些不理智的事情;
    但作為明星,如果不是已經發生的事情,直接這麽捏造,絕對是取死之道。
    “期待京哥的戰虎上映”;
    “我四隻眼已經饑渴難耐,想要早點看到戰虎”;
    “京哥,支持你,永遠的硬漢”。
    “幹總,馬總又上熱搜了”;
    幹家偉看了看秘書,示意對方繼續;
    “剛才微博上麵,出現馬總在河北的一個服務站與吳京京偶遇,並且投資吳京京八千萬拍攝電影”;
    “雖然吳京京在微博上說沒有最終確定,但也沒有否定這個數字,我感覺基本八九不離十”。
    秘書說完後,幹家偉有沉思了起來;
    這個節骨眼上,馬毅搏出現在河北的一個高速服務站裏麵;
    這是去哪裏?
    目前,秦大媽集團的業務,河北幾乎是沒有的。
    那很有可能,馬毅搏的目的不是河北,而是一路從粵省羊城北上京都,隻是在河北那裏遇到了大雪停下來。
    這個時間點,正是非常敏感的時刻;
    魅團集團即將融資,作為競爭對手的秦大媽老板竟然冒著大雪親自北上,這透漏出來的種種怪異,不得不防。
    “不不不,我說五塊錢和你十塊錢的一樣”;
    “不不,我說兩塊錢和你的五塊錢一樣”;
    質疑的人很多,但隨著發微博的人越來越多,這種質疑聲越來越小;
    因為有人在自己的動態裏麵,還拍了馬毅搏的照片,身邊好多人;
    而且,大家的定位都是同一個地址,這就讓人不得不相信。
    易偉立看到熱搜後,嘴角也是抽了抽;
    他是宣傳口出身,對於宣傳有一定了解;
    那麽,他們老板對於互聯網輿論的理解則是更深刻。
    不久之前,易偉立接到了趙妍的電話,電話的內容其實很簡單,就是讓他多了解下首都大雪的時候,那些送外賣人的處境,尤其是有沒有摔傷之類的;
    這一下子,讓易偉立的思維打開了;
    秦大媽外賣或者說秦大媽集團,對於所有一線跑市場的人都有一個意外險,這個保險,是公司給員工買的,不用員工出一分錢;
    但這種福利,並不是所有公司能夠負擔得起;
    再加上魅團正在融資,一旦真的有這種事情被曝光出來,或許融資不會受到太大影響,但絕對不是一個好兆頭;
    尤其是,有秦大媽外賣這樣一對比,那就更顯秦大媽外賣為員工著想;
    一旦秦大媽要往全國發展,就光這個口碑,就能迎來很多人加入;
    如果你是一個外賣員,你會加入哪一家?
    這些,都是易偉立一瞬間就想到的事情;
    看到熱搜,易偉立知道,自家老板已經開始在輿論上布局了。別說有,就算沒有,也能無中生有出來;
    在外麵經常走動的人,誰能不清楚,下雪天外出的風險,這麽多人,難道就沒有幾個摔了的?
    這種情況,絕對是板上釘釘。
    受傷不要緊,如果還需要自己掏錢治療,沒有對比的話,那自己也就認了;
    但有了秦大媽的對比,誰能心甘?
    “京哥,你今天當著劉總的麵,直接和馬總聯係,咱們以後想要和劉總他們合作,怕是機會渺茫了”;
    “楠楠,我也是沒辦法,劉總的態度,咱們都知道,本來合作就沒有太大希望”;
    “現在,咱們有馬總投資,根本不用怕資金問題”;
    “戰虎2馬總投資,戰虎1上映的話,也能蹭一波馬總的熱度,到時候票房絕對會比之前的預期好不少”;
    “戰虎2的拍攝,才是我們戰虎係列的高潮,很可惜,其他人都不懂”。
    吳京京和謝楠楠二人也已經開車離開服務站。
    “京哥,網上說秦大媽馬總要投資八千萬支持你拍攝戰虎2,你看下微博,是不是要回應一下”?
    經紀人也給吳京京打電話過來;
    作為吳京京的經紀人,也是知道吳京京這段時間的煩惱;
    隻是沒想到,吳京京能和馬毅搏有聯係;
    如果真的如同網上所說,馬毅搏投資了八千萬,那絕對是一個天大的好消息;
    不過,作為經紀人,還是覺得不可思議,服務站休息,都能遇到大佬,而且還能得到大佬的投資,怎麽想,都感覺有些夢幻。
    吳京京打開自己微博,用手機奮筆疾書:“今天在服務站偶遇馬總,是我的幸運,與馬總的合作,目前還沒有到最後階段,一有消息,我們會第一時間公布,感謝大家對我們的關注”。
    吳京京微博的回應,徹底證實了那些人在服務站偶遇馬毅搏的傳聞。
    普通人可以撒謊,可以為了一點點熱度,做出一些不理智的事情;
    但作為明星,如果不是已經發生的事情,直接這麽捏造,絕對是取死之道。
    “期待京哥的戰虎上映”;
    “我四隻眼已經饑渴難耐,想要早點看到戰虎”;
    “京哥,支持你,永遠的硬漢”。
    “幹總,馬總又上熱搜了”;
    幹家偉看了看秘書,示意對方繼續;
    “剛才微博上麵,出現馬總在河北的一個服務站與吳京京偶遇,並且投資吳京京八千萬拍攝電影”;
    “雖然吳京京在微博上說沒有最終確定,但也沒有否定這個數字,我感覺基本八九不離十”。
    秘書說完後,幹家偉有沉思了起來;
    這個節骨眼上,馬毅搏出現在河北的一個高速服務站裏麵;
    這是去哪裏?
    目前,秦大媽集團的業務,河北幾乎是沒有的。
    那很有可能,馬毅搏的目的不是河北,而是一路從粵省羊城北上京都,隻是在河北那裏遇到了大雪停下來。
    這個時間點,正是非常敏感的時刻;
    魅團集團即將融資,作為競爭對手的秦大媽老板竟然冒著大雪親自北上,這透漏出來的種種怪異,不得不防。
    “不不不,我說五塊錢和你十塊錢的一樣”;
    “不不,我說兩塊錢和你的五塊錢一樣”;
    質疑的人很多,但隨著發微博的人越來越多,這種質疑聲越來越小;
    因為有人在自己的動態裏麵,還拍了馬毅搏的照片,身邊好多人;
    而且,大家的定位都是同一個地址,這就讓人不得不相信。
    易偉立看到熱搜後,嘴角也是抽了抽;
    他是宣傳口出身,對於宣傳有一定了解;
    那麽,他們老板對於互聯網輿論的理解則是更深刻。
    不久之前,易偉立接到了趙妍的電話,電話的內容其實很簡單,就是讓他多了解下首都大雪的時候,那些送外賣人的處境,尤其是有沒有摔傷之類的;
    這一下子,讓易偉立的思維打開了;
    秦大媽外賣或者說秦大媽集團,對於所有一線跑市場的人都有一個意外險,這個保險,是公司給員工買的,不用員工出一分錢;
    但這種福利,並不是所有公司能夠負擔得起;
    再加上魅團正在融資,一旦真的有這種事情被曝光出來,或許融資不會受到太大影響,但絕對不是一個好兆頭;
    尤其是,有秦大媽外賣這樣一對比,那就更顯秦大媽外賣為員工著想;
    一旦秦大媽要往全國發展,就光這個口碑,就能迎來很多人加入;
    如果你是一個外賣員,你會加入哪一家?
    這些,都是易偉立一瞬間就想到的事情;
    看到熱搜,易偉立知道,自家老板已經開始在輿論上布局了。別說有,就算沒有,也能無中生有出來;
    在外麵經常走動的人,誰能不清楚,下雪天外出的風險,這麽多人,難道就沒有幾個摔了的?
    這種情況,絕對是板上釘釘。
    受傷不要緊,如果還需要自己掏錢治療,沒有對比的話,那自己也就認了;
    但有了秦大媽的對比,誰能心甘?
    “京哥,你今天當著劉總的麵,直接和馬總聯係,咱們以後想要和劉總他們合作,怕是機會渺茫了”;
    “楠楠,我也是沒辦法,劉總的態度,咱們都知道,本來合作就沒有太大希望”;
    “現在,咱們有馬總投資,根本不用怕資金問題”;
    “戰虎2馬總投資,戰虎1上映的話,也能蹭一波馬總的熱度,到時候票房絕對會比之前的預期好不少”;
    “戰虎2的拍攝,才是我們戰虎係列的高潮,很可惜,其他人都不懂”。
    吳京京和謝楠楠二人也已經開車離開服務站。
    “京哥,網上說秦大媽馬總要投資八千萬支持你拍攝戰虎2,你看下微博,是不是要回應一下”?
    經紀人也給吳京京打電話過來;
    作為吳京京的經紀人,也是知道吳京京這段時間的煩惱;
    隻是沒想到,吳京京能和馬毅搏有聯係;
    如果真的如同網上所說,馬毅搏投資了八千萬,那絕對是一個天大的好消息;
    不過,作為經紀人,還是覺得不可思議,服務站休息,都能遇到大佬,而且還能得到大佬的投資,怎麽想,都感覺有些夢幻。
    吳京京打開自己微博,用手機奮筆疾書:“今天在服務站偶遇馬總,是我的幸運,與馬總的合作,目前還沒有到最後階段,一有消息,我們會第一時間公布,感謝大家對我們的關注”。
    吳京京微博的回應,徹底證實了那些人在服務站偶遇馬毅搏的傳聞。
    普通人可以撒謊,可以為了一點點熱度,做出一些不理智的事情;
    但作為明星,如果不是已經發生的事情,直接這麽捏造,絕對是取死之道。
    “期待京哥的戰虎上映”;
    “我四隻眼已經饑渴難耐,想要早點看到戰虎”;
    “京哥,支持你,永遠的硬漢”。
    “幹總,馬總又上熱搜了”;
    幹家偉看了看秘書,示意對方繼續;
    “剛才微博上麵,出現馬總在河北的一個服務站與吳京京偶遇,並且投資吳京京八千萬拍攝電影”;
    “雖然吳京京在微博上說沒有最終確定,但也沒有否定這個數字,我感覺基本八九不離十”。
    秘書說完後,幹家偉有沉思了起來;
    這個節骨眼上,馬毅搏出現在河北的一個高速服務站裏麵;
    這是去哪裏?
    目前,秦大媽集團的業務,河北幾乎是沒有的。
    那很有可能,馬毅搏的目的不是河北,而是一路從粵省羊城北上京都,隻是在河北那裏遇到了大雪停下來。
    這個時間點,正是非常敏感的時刻;
    魅團集團即將融資,作為競爭對手的秦大媽老板竟然冒著大雪親自北上,這透漏出來的種種怪異,不得不防。
    “不不不,我說五塊錢和你十塊錢的一樣”;
    “不不,我說兩塊錢和你的五塊錢一樣”;
    質疑的人很多,但隨著發微博的人越來越多,這種質疑聲越來越小;
    因為有人在自己的動態裏麵,還拍了馬毅搏的照片,身邊好多人;
    而且,大家的定位都是同一個地址,這就讓人不得不相信。
    易偉立看到熱搜後,嘴角也是抽了抽;
    他是宣傳口出身,對於宣傳有一定了解;
    那麽,他們老板對於互聯網輿論的理解則是更深刻。
    不久之前,易偉立接到了趙妍的電話,電話的內容其實很簡單,就是讓他多了解下首都大雪的時候,那些送外賣人的處境,尤其是有沒有摔傷之類的;
    這一下子,讓易偉立的思維打開了;
    秦大媽外賣或者說秦大媽集團,對於所有一線跑市場的人都有一個意外險,這個保險,是公司給員工買的,不用員工出一分錢;
    但這種福利,並不是所有公司能夠負擔得起;
    再加上魅團正在融資,一旦真的有這種事情被曝光出來,或許融資不會受到太大影響,但絕對不是一個好兆頭;
    尤其是,有秦大媽外賣這樣一對比,那就更顯秦大媽外賣為員工著想;
    一旦秦大媽要往全國發展,就光這個口碑,就能迎來很多人加入;
    如果你是一個外賣員,你會加入哪一家?
    這些,都是易偉立一瞬間就想到的事情;
    看到熱搜,易偉立知道,自家老板已經開始在輿論上布局了。別說有,就算沒有,也能無中生有出來;
    在外麵經常走動的人,誰能不清楚,下雪天外出的風險,這麽多人,難道就沒有幾個摔了的?
    這種情況,絕對是板上釘釘。
    受傷不要緊,如果還需要自己掏錢治療,沒有對比的話,那自己也就認了;
    但有了秦大媽的對比,誰能心甘?
    “京哥,你今天當著劉總的麵,直接和馬總聯係,咱們以後想要和劉總他們合作,怕是機會渺茫了”;
    “楠楠,我也是沒辦法,劉總的態度,咱們都知道,本來合作就沒有太大希望”;
    “現在,咱們有馬總投資,根本不用怕資金問題”;
    “戰虎2馬總投資,戰虎1上映的話,也能蹭一波馬總的熱度,到時候票房絕對會比之前的預期好不少”;
    “戰虎2的拍攝,才是我們戰虎係列的高潮,很可惜,其他人都不懂”。
    吳京京和謝楠楠二人也已經開車離開服務站。
    “京哥,網上說秦大媽馬總要投資八千萬支持你拍攝戰虎2,你看下微博,是不是要回應一下”?
    經紀人也給吳京京打電話過來;
    作為吳京京的經紀人,也是知道吳京京這段時間的煩惱;
    隻是沒想到,吳京京能和馬毅搏有聯係;
    如果真的如同網上所說,馬毅搏投資了八千萬,那絕對是一個天大的好消息;
    不過,作為經紀人,還是覺得不可思議,服務站休息,都能遇到大佬,而且還能得到大佬的投資,怎麽想,都感覺有些夢幻。
    吳京京打開自己微博,用手機奮筆疾書:“今天在服務站偶遇馬總,是我的幸運,與馬總的合作,目前還沒有到最後階段,一有消息,我們會第一時間公布,感謝大家對我們的關注”。
    吳京京微博的回應,徹底證實了那些人在服務站偶遇馬毅搏的傳聞。
    普通人可以撒謊,可以為了一點點熱度,做出一些不理智的事情;
    但作為明星,如果不是已經發生的事情,直接這麽捏造,絕對是取死之道。
    “期待京哥的戰虎上映”;
    “我四隻眼已經饑渴難耐,想要早點看到戰虎”;
    “京哥,支持你,永遠的硬漢”。
    “幹總,馬總又上熱搜了”;
    幹家偉看了看秘書,示意對方繼續;
    “剛才微博上麵,出現馬總在河北的一個服務站與吳京京偶遇,並且投資吳京京八千萬拍攝電影”;
    “雖然吳京京在微博上說沒有最終確定,但也沒有否定這個數字,我感覺基本八九不離十”。
    秘書說完後,幹家偉有沉思了起來;
    這個節骨眼上,馬毅搏出現在河北的一個高速服務站裏麵;
    這是去哪裏?
    目前,秦大媽集團的業務,河北幾乎是沒有的。
    那很有可能,馬毅搏的目的不是河北,而是一路從粵省羊城北上京都,隻是在河北那裏遇到了大雪停下來。
    這個時間點,正是非常敏感的時刻;
    魅團集團即將融資,作為競爭對手的秦大媽老板竟然冒著大雪親自北上,這透漏出來的種種怪異,不得不防。
    “不不不,我說五塊錢和你十塊錢的一樣”;
    “不不,我說兩塊錢和你的五塊錢一樣”;
    質疑的人很多,但隨著發微博的人越來越多,這種質疑聲越來越小;
    因為有人在自己的動態裏麵,還拍了馬毅搏的照片,身邊好多人;
    而且,大家的定位都是同一個地址,這就讓人不得不相信。
    易偉立看到熱搜後,嘴角也是抽了抽;
    他是宣傳口出身,對於宣傳有一定了解;
    那麽,他們老板對於互聯網輿論的理解則是更深刻。
    不久之前,易偉立接到了趙妍的電話,電話的內容其實很簡單,就是讓他多了解下首都大雪的時候,那些送外賣人的處境,尤其是有沒有摔傷之類的;
    這一下子,讓易偉立的思維打開了;
    秦大媽外賣或者說秦大媽集團,對於所有一線跑市場的人都有一個意外險,這個保險,是公司給員工買的,不用員工出一分錢;
    但這種福利,並不是所有公司能夠負擔得起;
    再加上魅團正在融資,一旦真的有這種事情被曝光出來,或許融資不會受到太大影響,但絕對不是一個好兆頭;
    尤其是,有秦大媽外賣這樣一對比,那就更顯秦大媽外賣為員工著想;
    一旦秦大媽要往全國發展,就光這個口碑,就能迎來很多人加入;
    如果你是一個外賣員,你會加入哪一家?
    這些,都是易偉立一瞬間就想到的事情;
    看到熱搜,易偉立知道,自家老板已經開始在輿論上布局了。別說有,就算沒有,也能無中生有出來;
    在外麵經常走動的人,誰能不清楚,下雪天外出的風險,這麽多人,難道就沒有幾個摔了的?
    這種情況,絕對是板上釘釘。
    受傷不要緊,如果還需要自己掏錢治療,沒有對比的話,那自己也就認了;
    但有了秦大媽的對比,誰能心甘?
    “京哥,你今天當著劉總的麵,直接和馬總聯係,咱們以後想要和劉總他們合作,怕是機會渺茫了”;
    “楠楠,我也是沒辦法,劉總的態度,咱們都知道,本來合作就沒有太大希望”;
    “現在,咱們有馬總投資,根本不用怕資金問題”;
    “戰虎2馬總投資,戰虎1上映的話,也能蹭一波馬總的熱度,到時候票房絕對會比之前的預期好不少”;
    “戰虎2的拍攝,才是我們戰虎係列的高潮,很可惜,其他人都不懂”。
    吳京京和謝楠楠二人也已經開車離開服務站。
    “京哥,網上說秦大媽馬總要投資八千萬支持你拍攝戰虎2,你看下微博,是不是要回應一下”?
    經紀人也給吳京京打電話過來;
    作為吳京京的經紀人,也是知道吳京京這段時間的煩惱;
    隻是沒想到,吳京京能和馬毅搏有聯係;
    如果真的如同網上所說,馬毅搏投資了八千萬,那絕對是一個天大的好消息;
    不過,作為經紀人,還是覺得不可思議,服務站休息,都能遇到大佬,而且還能得到大佬的投資,怎麽想,都感覺有些夢幻。
    吳京京打開自己微博,用手機奮筆疾書:“今天在服務站偶遇馬總,是我的幸運,與馬總的合作,目前還沒有到最後階段,一有消息,我們會第一時間公布,感謝大家對我們的關注”。
    吳京京微博的回應,徹底證實了那些人在服務站偶遇馬毅搏的傳聞。
    普通人可以撒謊,可以為了一點點熱度,做出一些不理智的事情;
    但作為明星,如果不是已經發生的事情,直接這麽捏造,絕對是取死之道。
    “期待京哥的戰虎上映”;
    “我四隻眼已經饑渴難耐,想要早點看到戰虎”;
    “京哥,支持你,永遠的硬漢”。
    “幹總,馬總又上熱搜了”;
    幹家偉看了看秘書,示意對方繼續;
    “剛才微博上麵,出現馬總在河北的一個服務站與吳京京偶遇,並且投資吳京京八千萬拍攝電影”;
    “雖然吳京京在微博上說沒有最終確定,但也沒有否定這個數字,我感覺基本八九不離十”。
    秘書說完後,幹家偉有沉思了起來;
    這個節骨眼上,馬毅搏出現在河北的一個高速服務站裏麵;
    這是去哪裏?
    目前,秦大媽集團的業務,河北幾乎是沒有的。
    那很有可能,馬毅搏的目的不是河北,而是一路從粵省羊城北上京都,隻是在河北那裏遇到了大雪停下來。
    這個時間點,正是非常敏感的時刻;
    魅團集團即將融資,作為競爭對手的秦大媽老板竟然冒著大雪親自北上,這透漏出來的種種怪異,不得不防。
    “不不不,我說五塊錢和你十塊錢的一樣”;
    “不不,我說兩塊錢和你的五塊錢一樣”;
    質疑的人很多,但隨著發微博的人越來越多,這種質疑聲越來越小;
    因為有人在自己的動態裏麵,還拍了馬毅搏的照片,身邊好多人;
    而且,大家的定位都是同一個地址,這就讓人不得不相信。
    易偉立看到熱搜後,嘴角也是抽了抽;
    他是宣傳口出身,對於宣傳有一定了解;
    那麽,他們老板對於互聯網輿論的理解則是更深刻。
    不久之前,易偉立接到了趙妍的電話,電話的內容其實很簡單,就是讓他多了解下首都大雪的時候,那些送外賣人的處境,尤其是有沒有摔傷之類的;
    這一下子,讓易偉立的思維打開了;
    秦大媽外賣或者說秦大媽集團,對於所有一線跑市場的人都有一個意外險,這個保險,是公司給員工買的,不用員工出一分錢;
    但這種福利,並不是所有公司能夠負擔得起;
    再加上魅團正在融資,一旦真的有這種事情被曝光出來,或許融資不會受到太大影響,但絕對不是一個好兆頭;
    尤其是,有秦大媽外賣這樣一對比,那就更顯秦大媽外賣為員工著想;
    一旦秦大媽要往全國發展,就光這個口碑,就能迎來很多人加入;
    如果你是一個外賣員,你會加入哪一家?
    這些,都是易偉立一瞬間就想到的事情;
    看到熱搜,易偉立知道,自家老板已經開始在輿論上布局了。別說有,就算沒有,也能無中生有出來;
    在外麵經常走動的人,誰能不清楚,下雪天外出的風險,這麽多人,難道就沒有幾個摔了的?
    這種情況,絕對是板上釘釘。
    受傷不要緊,如果還需要自己掏錢治療,沒有對比的話,那自己也就認了;
    但有了秦大媽的對比,誰能心甘?
    “京哥,你今天當著劉總的麵,直接和馬總聯係,咱們以後想要和劉總他們合作,怕是機會渺茫了”;
    “楠楠,我也是沒辦法,劉總的態度,咱們都知道,本來合作就沒有太大希望”;
    “現在,咱們有馬總投資,根本不用怕資金問題”;
    “戰虎2馬總投資,戰虎1上映的話,也能蹭一波馬總的熱度,到時候票房絕對會比之前的預期好不少”;
    “戰虎2的拍攝,才是我們戰虎係列的高潮,很可惜,其他人都不懂”。
    吳京京和謝楠楠二人也已經開車離開服務站。
    “京哥,網上說秦大媽馬總要投資八千萬支持你拍攝戰虎2,你看下微博,是不是要回應一下”?
    經紀人也給吳京京打電話過來;
    作為吳京京的經紀人,也是知道吳京京這段時間的煩惱;
    隻是沒想到,吳京京能和馬毅搏有聯係;
    如果真的如同網上所說,馬毅搏投資了八千萬,那絕對是一個天大的好消息;
    不過,作為經紀人,還是覺得不可思議,服務站休息,都能遇到大佬,而且還能得到大佬的投資,怎麽想,都感覺有些夢幻。
    吳京京打開自己微博,用手機奮筆疾書:“今天在服務站偶遇馬總,是我的幸運,與馬總的合作,目前還沒有到最後階段,一有消息,我們會第一時間公布,感謝大家對我們的關注”。
    吳京京微博的回應,徹底證實了那些人在服務站偶遇馬毅搏的傳聞。
    普通人可以撒謊,可以為了一點點熱度,做出一些不理智的事情;
    但作為明星,如果不是已經發生的事情,直接這麽捏造,絕對是取死之道。
    “期待京哥的戰虎上映”;
    “我四隻眼已經饑渴難耐,想要早點看到戰虎”;
    “京哥,支持你,永遠的硬漢”。
    “幹總,馬總又上熱搜了”;
    幹家偉看了看秘書,示意對方繼續;
    “剛才微博上麵,出現馬總在河北的一個服務站與吳京京偶遇,並且投資吳京京八千萬拍攝電影”;
    “雖然吳京京在微博上說沒有最終確定,但也沒有否定這個數字,我感覺基本八九不離十”。
    秘書說完後,幹家偉有沉思了起來;
    這個節骨眼上,馬毅搏出現在河北的一個高速服務站裏麵;
    這是去哪裏?
    目前,秦大媽集團的業務,河北幾乎是沒有的。
    那很有可能,馬毅搏的目的不是河北,而是一路從粵省羊城北上京都,隻是在河北那裏遇到了大雪停下來。
    這個時間點,正是非常敏感的時刻;
    魅團集團即將融資,作為競爭對手的秦大媽老板竟然冒著大雪親自北上,這透漏出來的種種怪異,不得不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