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二章 場麵宏大

字數:6234   加入書籤

A+A-


    雙十二與雙十一一樣,被商家做成了一個促銷的節日;
    本就是平平常常的一天,本就是普普通通的一天,結果,被賦予了各種營銷的味道;
    當然,也不是都反感。
    隻要產品的價格實惠,哪怕天天雙十一,都沒有人介意。
    線上購物的狂歡還在持續,尤其是雙十一淘寶的成交額,再創曆史新高;
    雙十二的預期,也比往年大了不少。
    說起雙十二,這是京西為了抗衡阿狸雙十一搞出來的一個購物節,最後確定在618購物節,不過,目前是雙十二;
    但京西的計算方式,讓很多懂行的人都有些想笑。
    阿狸的雙十一營收指的是11月11日當天24小時的營收;
    京西的雙十二,則是從十二月一日開始,一直持續到十二月十二日淩晨十二點結束,也就是說,京西用12天的營收來和阿狸一天的營收做對比;
    就這,還和人家有差距,雖然差距不大。
    與線上狂歡一樣的則是,此次魅團集團的融資,可謂是高調至極;
    以往,魅團的融資都是在自家集團大廈的會議室內,把確定好的投資人邀請過來,舉行一個簡單的儀式就可以;
    這一次,魅團集團的融資會,選擇的是五星級希爾頓大酒店;
    廣發英雄帖,可謂是隆重至極。
    希爾頓大酒店門前的ed顯示屏上,一行紅色大字矗立:“預祝魅團集團融資成功”;
    希爾頓露天停車場上,已經停滿了各種豪車;
    以往難得一見的限量版大g,瑪莎拉蒂等等,在這裏都是常見品。
    如果說這裏是一個豪車博覽會,估計都沒有人會覺得意外。
    在這裏,大眾所熟知的BBA幾乎都上不了台麵;
    君不見,好些記者都在對著這些豪車進行拍攝嗎?
    希爾頓酒店門口兩側,各有一男一女站立,身穿紅色迎賓裝,麵帶微笑,專業化可見一般。
    當馬毅搏的車,緩緩停在露天停車場的時候,門迎立馬上前,手上還拿著幾把雨傘;
    哪怕現在的雪已經很小很小。
    一眼望去,希爾頓大酒店六個字映入眼簾,之後是預祝魅團集團融資成功的ed顯示;
    馬毅搏沒有遲疑,緊了緊身上的羽絨服,大踏步走向酒店。
    人們都知道,下雪不冷,融化反倒是最冷的時候;
    今天,就是冰雪融化的時候,那種北風呼呼刮過的冷冽,哪怕是馬毅搏剛從溫暖的車裏麵出來,都是受不了。
    趙妍跟在馬毅搏後麵,反倒是在馬毅搏的襯托下,有些束手束腳。
    趙妍的內心,其實非常擔心,擔心自家老板會不會被打出來;
    是的,這是趙妍的想法。
    作為競爭對手,在人家這麽重要的日子裏麵出現在這裏,怎麽看都有挑事的嫌疑,不被打出去,趙妍都覺得人家素質高;
    但看到走在前方的老板,趙妍內心又充滿了勇氣;
    天大地大,老板最大。
    從轉門進入後,酒店內的溫度就和外界仿佛不是同一個世界一般;
    外麵寒風凜冽,北風刺骨;在酒店內,溫暖的風徐徐吹來,一掃冬日的寒冷,讓人來了就不想走。
    映入眼簾的則是一個前台大廳,這個麵積相當大,前台足足有四五位工作人員在那裏忙碌;
    左手一個咖啡廳,右手一個小型開放式的會議茶座;
    人來人往的氛圍,讓酒店大廳也不顯得空曠;
    看著指示牌,魅團集團的融資宴會則在二樓東風廳;
    其實,不用看牌子,馬毅搏都已經發現魅團集團的融資宴會該怎麽走。
    從進入酒店後,有兩行男女左右站立,形成了一個通道;
    看到這些男女身上的標示,一下就能分出這是魅團的工作人員;
    是的,這些人,男的身穿黑色正裝,紫色領帶,都有從左到右,從肩膀橫跨過去的紅色標示:“魅團歡迎您”;
    女的一襲藍色職業西裝,白色打底襯衣,從右到左,肩膀橫跨過去的紅色標示:“魅團歡迎您”;
    在加上精致的麵容,較好的身材,哪怕是在希爾頓酒店內,都是最為吸引眼球的一群人。
    看著這些,馬毅搏就能感受到秦大媽與對方的差距;
    是的,別看這些僅僅隻是最為表麵的東西。
    你可以認為他是膚淺,你也可以認為他沒有內涵;
    但就是這樣的膚淺和沒有內涵,給人一種專業,給人一種大企業才有的感覺。
    或許是馬毅搏在秦大媽集團內部,很少注重這些形式主義;
    上行下效,整個集團雖然給人一種朝氣蓬勃的感覺,但又有一種草莽而非專業的錯覺。
    “小趙,多看看,回去之後,給易總也說說,這些布局,咱們以後也能用得到”;
    趙妍臉上非常認真,就差直接拿出筆和紙記錄下來了;
    但內心裏,其實非常不在意;
    為何?
    秦大媽集團內,高層領導,誰最不在意儀容儀表?
    毫無疑問,馬毅搏是也。
    易偉立以前是世界五百強華北區總裁,任安朝是世界五百強人事部高管,王敏之前在專業的投資公司,王利芬之前在世界五百強的商超裏麵做經理,其他高層,或多或少都有大企業的經曆,對於那些儀容儀表還是非常在意的;
    但由於馬毅搏除了特別的場合,平時都是休閑服飾,這也就導致整個集團大多人都是這種服飾;
    這種情況下,想要體現出公司的外在專業和禮儀,這就有些太難了。
    不過,自家老板感受到了魅團的氣質和形象,現在意識到這方麵的不足,並不晚。
    走在男女形成的一條道路上,馬毅搏感受到了對方驚詫的目光;
    隻不過,大家都非常有禮貌的沒有大聲喧嘩,也沒有出現土匪窩那種下馬威,都是滿臉笑容的打招呼;
    作為員工,雖然知道秦大媽和他們魅團是競爭對手,但根本不知道,馬毅搏的到來,是不是公司邀請的?
    高層的想法,不是他們所能猜測的。
    當馬毅搏走過之後,剛才一個類似主管的人,迅速從這裏離開,直接聯係上麵:“秦大媽馬毅搏馬總來了”;
    說完後,這個人又站到了隊伍處,臉上出現了剛才的笑容;
    那麽甜美,那麽美豔。
    從人群組成的通道,走到盡頭,就是台階;
    台階上,都鋪上了紅色地毯,每個台階上的地毯正麵,剛好有五個大字:“魅團歡迎您”;
    說實話,馬毅搏真的被震驚到了。
    一個企業,竟然能把細節做到極致;
    這或許就是這個企業的文化,細節決定成敗。
    草莽出身的人,與專業出身的人相比較,注定是處於弱勢的。
    當然,如果草莽出身之人,能夠學到這方麵的東西並加以利用,那散發出來的氣息,遠比隻有專業更加可怕。
    到了二樓,眼前的一幕,更是讓馬毅搏感覺秦大媽與魅團的差距。
    上了二樓後,往東方廳看去,通道上,照樣是紅色地毯,上麵印有馬路上路標一樣的五個大字:“美團歡迎您”;
    通道兩側的牆上,掛了十個魅團的企業宣傳紙,有介紹企業文化的,有介紹公司團隊的,有介紹前景願景的,幾乎看完這些,你基本已經大概了解魅團是一家什麽樣的企業;
    在東方廳門口,有好多束一看就給人一種朝氣蓬勃的鮮花;
    還沒等馬毅搏繼續觀察,東方廳的門打開了,從裏麵出來了好幾個人;
    這些人,馬毅搏有認識的,也有不認識的。
    不過,這些人都是一襲西裝,給人第一印象就是非常好。
    這些出來的人,正是王星打頭;
    魅團外賣趙有為和幹家偉緊隨其後,還有兩個馬毅搏不認識的人。
    當王星得知馬毅搏親自來到他們融資宴會的時候,內心也是咯噔一下;
    秦大媽和他們魅團之間的關係,說不上是刀戈相向,但都把對方當成未來最大的競爭對手;
    現在,這個競爭對手竟然來到他們融資宴會,這就不得不讓人懷疑其動機。
    不管怎麽說,人已經到了,那就得做好迎接準備。
    於是乎,魅團集團的一眾高層,在王星的帶領下,向會議室的其他人道了聲歉意後,就出來迎接;
    留下在會議室內相互猜測的眾人。
    說是迎接,還不如說是想看看對方先幹嘛?
    雖然,王星不相信馬毅搏是來搗亂的,這樣的話,王星會覺得麵子難看,實則內心會大笑;
    這種人,怎能是他王星的對手呢?
    “馬總前來,有失遠迎,還望見諒”;
    “昨天還聽說您在河北,還準備給您打電話邀請來我們公司交流,沒想到今天就見到了”;
    “怪不得今天早上,我家喜鵲一直在叫呢”。
    “王總,大冬天哪有喜鵲呀,哈哈哈”;
    “冒昧來訪,還望不要見怪”。
    “哈哈哈”;
    王星也是笑了出來,並沒有在這個上麵計較;
    “哪裏哪裏,馬總裏麵請”;
    王星做了一個手勢,示意馬毅搏先請。
    沒有客氣,馬毅搏直接走到最前方,昂首挺胸;
    馬毅搏的身高,再加上羽絨服的襯托,的確有些魁梧。
    當兩人一做對比,馬毅搏的休閑搭配,與魅團王星等人的西裝革履,給人的感覺更是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