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 遺跡

字數:6745   加入書籤

A+A-


    宮殿早已破敗。
    荒草叢生,斷壁殘垣,瑟瑟寒風,一片淒涼。
    穹頂消失不見,牆壁坍塌倒地,角落破網結織,僅能從廢墟中隱約可見曾經的莊嚴。
    宮殿占地不算太大,約幾十見方。
    內裏應該有著一尊神象,奈何早就散做無數石塊,倒是有一麵石碑立在正中完好無損。
    石碑兩尺厚、三尺寬、一人多高,上有無數蝌蚪般的文字。
    這是一處遺跡。
    就不知曾經是用來做什麽的。
    “哢嚓……”
    兩人小心翼翼踏入宮殿,腳下的異響讓他們低頭,映入眼簾的東西讓人心中發寒。
    枯骨!
    屍骸!
    破碎的衣衫!
    腐朽的兵甲!
    肉眼可見,白骨化成的灰鋪滿整個大殿,甚至深達半尺,不知埋藏了多少生靈活物。
    破布在廢墟中搖擺,風微微發力,就能把它撕碎,顯然是在長年累月的摧殘下失去了韌性。
    “這是什麽地方?”陳卉麵色發白,下意識壓低聲音。
    “誰知道?”周甲搖頭:
    “要不然先退出去?”
    這地方透著股詭異,累累白骨更是陰森恐怖,莫說陳卉,就是他一個大男人也心驚肉跳。
    “嗯。”
    陳卉自無意見,兩人小心翼翼後退。
    片刻後。
    兩人臉色陰沉,立在宮殿一角。
    他們嚐試了離開,但那古怪的霧氣不僅遮擋視線,還能讓人在不知不覺間返回原地。
    也就是說……
    “出不去!”
    陳卉一臉頹廢坐倒在地:
    “算了,這裏至少沒有那些怪物,不用擔心被殺死,出不去就出不去吧。”
    她倒是看的很開,至於場中的屍骨,對於經曆了這兩天變故的她來說,已經算不上什麽。
    “哼!”周甲輕哼,臉色難看:
    “你猜,這裏的屍體、骨灰,都是怎麽來的?”
    “怎麽來的?”陳卉下意識反問,隨即雙眼收縮,顫聲道:
    “不會是……困死在這裏的吧?”
    周甲沒有吭聲,但他的態度已經做出回答。
    “那怎麽辦?”陳卉猛然站起,咬了咬牙,轉身朝後麵的霧氣跑去:
    “我再試試!”
    周甲張了張嘴,輕輕搖頭。
    這裏的枯骨不知多少,骨灰都能堆半尺這麽駭人,死在這大殿裏的活物數量可想而知。
    那麽多活物都沒能逃出去,他們憑什麽可以?
    果不其然。
    陳卉再次出現在殿門位置,麵色慘白,雙眼含淚,身軀顫顫巍巍,無力的癱倒在地。
    “我不想死!”
    “我……我還不想死……”
    “嗚嗚……爸媽……嗚嗚……”
    她才二十多歲,剛剛走出大學校門,對未來的生活充滿希望,死亡本應距離她很遠很遠。
    而今。
    突遭大變,終於承受不住,心裏的那根弦徹底崩斷,迷茫無助下抱著雙腿悶頭大哭。
    “我也不想。”周甲蹲在地上,眼神同樣有些茫然,更沒有心情安慰對方,他心裏同樣不好受。
    許久。
    周甲深吸一口氣,定了定神,開始整理身上的東西。
    除了斧頭、鐵架等戰利品外,作為探路人員,他身上還有幾瓶水和一些餅幹、食品。
    除了他自帶的,還有從小李幾人屍體上找來的。
    把東西擺在地上,默默扣算了一下,即使再省吃儉用,這些也僅夠兩人三天的消耗。
    三天後,
    隻能硬抗!
    “哎!”
    歎息一聲,周甲起身,也嚐試了一下能不能出去。
    結果不出所料。
    再次回到大殿之中。
    哭過之後,陳卉精疲力盡,已經昏昏睡去,周甲暫時沒有睡意,幹脆在大殿搜尋起來。
    大殿穹頂不在,四麵牆壁兩麵坍塌,剩下的兩麵也不完整,上麵有著一些奇特壁畫。
    壁畫樣式與地球上各種傳承都不一樣,大概是描繪一種祭天的儀式。
    上麵有各種稀奇古怪的異獸,有的像是地球傳說中的存在,更多的則是周甲從未聽說過的。
    廢墟中還有不少東西。
    白骨形狀、大小各不相同,顯然不是來自同一物種,兵器多有腐朽,但相對保存完整。
    一些奇奇怪怪的石頭。
    相對於肉體,這些東西更能耐得住時間的消磨。
    保存最好的是麵硬木盾牌。
    不知道是材質原因還是時間太短,除了內裏握持的部分有些鬆動其他幾乎完好無損。
    “咦?”
    諸多骨灰中,一個布袋引起了周甲的注意。
    從灰燼裏把布袋拉出來,一個有些眼熟的圖案映入眼簾:
    “南雲大學?”
    這所大學距離他工作的地方不遠,其中以文學係最為出名,尤其是古文、語言探究。
    看這布袋,像是十幾年前的產物,還很結實。
    打開來看,裏麵放著個皮質日記本,一根沒有墨的鋼筆,還有幾枚硬幣和一枚大學教授的徽章。
    “老鄉!”
    “宋長期……”
    日記本書頁已經粘在一起,上麵的字跡也很模糊,隻能隱約辨認,不過依舊讓周甲有些激動。
    這說明,早在十幾年前,就已經有人來到這邊。
    如果能出去的話,興許還能找到他們。
    不過……
    回頭看了眼那遮蔽整個大殿的霧氣,周甲麵色變換,最終無奈一歎。
    這位宋教授顯然也沒能逃出去。
    “嘩啦啦……”
    周甲小心翼翼的翻開日記本,上麵講述著宋教授一行落入這個世界後所遭遇的事情。
    遭遇差不多。
    都是遇到了狼首怪物,然後迷迷糊糊來到這座宮殿。
    不同的是,宋教授身上有不少吃的東西,在這裏堅持了很久,但最終還是沒能改變結局。
    絕望之下,在生命僅剩的幾天時間裏,宋教授對場中的那塊石碑來了興趣,想著破解上麵的文字意思。
    同為文字研究的學生,周甲也不由來了興趣。
    反正出不去,到不如尋些事做。
    石碑上的文字迥異地球上見過的種類,上有大大小小一百零八個類似蝌蚪樣的文字。
    每一個文字,細節處都有不同。
    宋教授的日記裏提出了幾種思路,其中以星象的可能性最大,這點周甲也表示認同。
    但具體是什麽字,尚且不得而知。
    要表達的意思,更是不清楚。
    第二日。
    陳卉不吃不喝,呆呆的坐在大殿一角,清醒過來後就朝著外麵的霧氣奔去,一次次嚐試。
    每一次,都以失敗告終。
    她時而大哭,時而抽泣,時而癲狂。
    第三日。
    陳卉老實了許多,神情有些呆滯,看向麵前所剩不多的水、餅幹,眼中充滿了絕望。
    期間,周甲也做過嚐試。
    現在似乎已經放棄,手裏拿著個破舊筆記本,在骨灰中不停比劃,看上去有些神神叨叨。
    隻有沉浸在其中,他才能忘記對死亡的恐懼。
    也許,
    當初的宋教授也是如此。
    “喂!”
    正自沉思間,陳卉的聲音在身後響起。
    周甲回神,轉過頭去麵色不由一紅,急急閉上雙眼,更是連連後退:
    “你幹什麽?”
    他看到了不該看的東西。
    雖然很好看,但這有違他的意願。
    “沒什麽。”陳卉聲音冰冷:
    “我還是處女,死的時候不想……沒做過,你要不要試試?”
    “你瘋了!”周甲怒急:
    “你有男朋友的,我也有女朋友,趕緊穿上衣服,萬一著涼了這裏可沒有藥給你吃。”
    “著涼?”陳卉嗤笑:
    “都到這個時候了,老娘還怕著涼?”
    說完,朝著周甲就撲了過去,像是一頭餓極了的母狼,瘋狂的撕扯周甲身上的衣服。
    “你不會想著戴蕾吧,她早就丟了身子,我……我一直沒讓程旗碰,現在是便宜你。”
    “都要死了,來……”
    “你瘋了!”
    周甲猛然發力,一把把她推開,退到大殿一角背過身子緊握手中的日記本,神情複雜:
    “你先冷靜冷靜,也許……也許我們還能逃得出去。”
    他心口狂跳,熱血上湧。
    一股回過身的衝動讓他身體發抖,意識就像是霧裏一樣發飄,忽東忽西總是落不到地上。
    也許……
    這不算什麽的……吧?
    反正都要死了……
    後方。
    陳卉身軀僵硬,前伸的雙手一動不動,表情又羞又惱,銀牙緊咬眼中盡是不可思議。
    最後恨恨開口:
    “禽獸不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