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 天啟

字數:6014   加入書籤

A+A-


    宮殿廢墟與外界不同,日夜之分很不清晰,兩人困了就睡,餓了就吃,眼看著所剩無幾的東西越來越少。
    周甲躺在石台上,來回翻身,腦海裏浮想聯翩。
    時不時轉首,看向背對著他而睡的陳卉
    不久前見到的那白花花一片,讓他氣血上湧,雖說不雅,卻是人之本性,難免有些衝動。
    “你不會是後悔了吧?”
    陳卉悶悶的聲音響起:
    “我可不是隨隨便便的人,機會一旦錯過了就不會再來,我有男朋友、你也有女朋友的。”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周甲感覺她的聲音帶著股譏諷、氣惱,還有些不忿,聞言不由麵露尷尬:
    “我不是那意思。”
    “石碑上的東西解開了嗎?”陳卉有些生硬的轉移話題。
    “還沒。”提起這事,周甲精神一震:
    “宋教授是按照古人祭禮、祭天的想法來推演的,不過我感覺不對,應該是另有所指。”
    “從這裏的石繪看,大殿的‘主人’並不像我們那裏的古人一樣對‘天’充滿膜拜感情。”
    “應該是某些更加單純的東西……”
    這倒不是周甲在文字方麵的造詣比宋教授高,而是經由十幾年的發展,文學行業比之前繁盛許多。
    曾經嚴禁外傳的文獻,現今都能在博物館隨意觀看。
    所以論見識,
    周甲還真比宋教授廣。
    再加上有筆記本上原有的推演,各個文字的猜測,高屋建瓴之下,周甲看的更多,推測也許就更接近真相。
    說起心中的猜測,他有些激動,又說了幾句,話音突兀一停。
    撐起身子朝陳卉看去,對方卻是已經睡熟。
    睡著的她,氣質溫柔,好似海棠春睡,麵上細不可查的絨毛伴隨著呼吸輕微的顫抖。
    更有一股奶香味,悄然飄來。
    至於身材……
    剛才可是盡覽無疑,極其火辣!
    周甲看的不由一呆。
    頓了頓,才回過神背過身去,壓下心中的起伏。
    “爹、娘,我要死了……”
    迷迷糊糊中,陳卉在睡夢中自語:
    “我不想死,可如果一定要死的話,千萬別讓我受太多罪,最好一覺睡著就不再醒過來。”
    “不痛、不疼,最好。”
    “周甲……”
    “哎!”
    周甲回身,下意識接口,見她還在熟睡,不由搖頭苦笑。
    “我死了,你就吃我的肉吧,這樣還能多撐幾天,不過一定要等我死透了之後再吃,我怕疼。”
    “……”
    周甲一臉無語。
    也不知道她都夢到了什麽,真是什麽話都說。
    左右睡不著,他幹脆翻身坐起,拿起日記本來到石碑麵前,再次推演上麵的文字信息。
    但凡是文字,無不是用來記錄、描述某種東西,有跡可循。
    甚至。
    越古老的文字,越容易猜測它的意思。
    因為最初的文字,隻會以像意形,沒有太過複雜的變化,每一個字都指向某種具體的東西。
    當然,也有例外。
    石碑上的文字形似蝌蚪,有一百零八個,每一個都各不相同,應該指向一百零八個東西。
    “祭天的詞?”
    “不!”
    “描述的某件事?”
    “也不對!”
    “講述的一個故事?”
    “不可能!”
    “那到底是什麽?”
    周甲眉頭緊鎖,抓頭撓腮,時不時起身站起來回踱步,甚至把筆記本一頁頁拆開平鋪在地麵上。
    一日、兩日……
    不知道具體過了多久。
    陳卉早已經放棄了掙紮,整個人仰躺在地,抬頭看天,雙眼無神,呼吸也若有若無。
    至於周甲。
    他似乎陷入了某種癲狂的狀態,偌大宮殿遍地骨灰上,盡是他畫下的文字和攤開的紙張。
    時不時想到什麽,他就會叫上兩聲,或者伸手把地上的文字改一改。
    “是這樣……”
    “不對,不對!”
    “到底是什麽……”
    陷入癲狂的他,不允許任何一個人碰地上的文字,赤紅的雙眼,讓陳卉打心底裏害怕。
    不過……
    “我要死了!”
    陳卉張了張嘴,卻沒能發出聲音,隻感覺自己的身體越來越虛弱,直至意識陷入模糊。
    ‘原來,死並不疼……’
    場中。
    披頭散發的周甲矗立在石碑前方,身軀一動不動,眼神死寂,隻是癡癡地看著上麵的文字。
    良久。
    他身軀微晃,眼中似乎出現了一抹亮光。
    “不……不是悼詞,不是描述,甚至它根本就不是一句話……”
    “它,隻是兩個字!”
    “兩個字!”
    周甲聲音嘶啞,頭頂發絲散落,麵上胡須雜亂、皮肉幹癟,雙眼卻變的越來越明亮。
    “這,隻是兩個字!”
    “是……”
    “天啟!”
    “不!”
    周甲搖頭,略作思考後,嗓音變的極其古怪,似吟唱、似高喊、似在平靜的敘述什麽。
    重新發出兩個玄妙字節。
    “天!”
    “啟!”
    “轟……”
    虛空輕顫,地覆天翻。
    好似群星墜落、萬物歸墟,一種不知名的恐怖突兀浮現在心頭,久久未曾散去。
    直至。
    一抹星光,在死寂中出現。
    自遠古就封存的浩大之音,在不知名處開始回蕩。
    “紫薇天啟……群星散落……天罡地煞……周天之數……,萬界沉淪……九幽生變……”
    大殿內。
    周甲身軀僵滯,一動不動。
    不止周甲。
    這一刻,時空好似定格。
    突兀的。
    場中的石碑悄然碎裂,轉瞬化作飛灰,四下飄散。
    而一直圍在大殿周遭的詭異霧氣,也不知何時消散一空,露出了外麵的石徑、密林。
    一枚星光,從石碑所化灰燼中冒出,當空旋轉,隨即化作一道流光,沒入靜滯不動的周甲腦海。
    …………
    “嗯!”
    周甲猛的回神,轉首四顧:
    “剛才發生了什麽?”
    他隻知自己念出了推測出的石碑文字,然後意識突然一片漆黑,直到這時才回神。
    麵前,石碑竟然已經不在。
    不止石碑,大殿也已消失不見,若非腳下還有枯骨,他都以為這些日子的遭遇隻是一場夢。
    視線所及,也不是那經久不散的霧氣,而是密林。
    風吹樹葉的沙沙聲,清晰入耳。
    “出……出來了?”
    周甲張口結舌,隨即麵露狂喜:
    “出來了,我們出來了,陳卉,我們出來了!”
    “嗯?”
    回過頭來,昏迷不醒的陳卉反倒不是讓他詫異的原因,而是腦中的一物讓周甲為之愣神。
    閉上眼。
    視線黑暗,靈光湧現。
    一枚無法用言語描述的朦朧星辰懸浮著意識之中,星辰灑落星光,發生著不知名變化,最終化為一連串他可以理解的字幕。
    周甲。
    凡品三階:內壯。
    源星:無
    睜開雙眼,周甲呆了呆才握緊雙手。
    隨即,一股純粹且強大的力量感湧上心頭。
    這股力量之大,比之前怕是要強出兩到三倍!
    甚至讓周甲產生一種錯覺,自己可以一拳轟碎石頭!
    不!
    也許……這不是錯覺!
    周甲眼神閃動,猛然握拳朝著一旁的青石砸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