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 係統?

字數:5810   加入書籤

A+A-


    血月當空。
    “沙沙……”
    密林中,林葉晃動。
    一道人影踏著枯草、分開無序伸展的樹枝大步行出。
    人影身材壯碩,衣衫襤褸,左手持一柄厚重木盾,右手握著一把形狀駭人的大斧頭。
    木盾成褐色,不知是何材質,形狀橢圓,可輕鬆遮擋半個身軀,更足有數寸厚,看上去就給人一種沉重堅固感。
    斧頭木柄、鐵刃,重達幾十斤,模樣駭人。
    兩樣重物拿在手裏,那人竟是麵不改色、一臉輕鬆,隻是不知為何右手有些紅腫。
    時不時揮舞手臂,斧光閃過,樹枝嘩啦啦齊落。
    要做到這種程度,不止力量足夠大,速度也需夠快才行。
    在他的身後,緊跟著一位身材相對嬌小的身影,兩人一前一後,朝著某個方向進發。
    正是周甲、陳卉兩人。
    “霧氣是怎麽散的?”行在路上,陳卉難免心中好奇。
    “我也不知道。”周甲確實不清楚:
    “突然間霧氣就散了,那大殿也消失不見,可惜,上麵的壁畫我還沒記下,以後興許有用。”
    “算了。”陳卉不打算深究此事,聲音中滿是感慨:
    “我原本以為自己死定了,想不到竟然死裏逃生,真是運氣。”
    “對了!”
    她聲音一頓,看向周甲:
    “你是怎麽把我救醒的?咱們吃的、喝的都已經全部用完了,你從哪找的東西喂我?”
    “嘴裏味道怪怪的。”
    說著,舔了舔嘴角,一股苦、澀,帶著些許腥味的感覺上湧。
    “嗯……”周甲腳下微停,想了想,才道:
    “路上碰到了一頭狼首怪物。”
    “……”
    陳卉身軀一僵,眼神呆滯,伸手摸了摸嘴角,一層暗紅結痂落在指肚,聲音帶著顫抖:
    “你喂我喝了它的血?”
    “嗯。”周甲點頭:
    “還有些碎肉,你當時餓急了,我本來沒打算給你吃,誰知道你閉著眼也能吃下去。”
    “放心,我也吃……”
    “哇!”
    他話音未落,陳卉已經扶著樹彎腰幹嘔起來,一邊嘔還一邊哭泣,整張臉幾乎成了花瓜。
    “沒關係的。”周甲見狀,隻能無奈勸道:
    “那些東西雖然長得像人,但畢竟不是人,你就把它當做是野獸就行,再說一時間去哪裏找吃的?”
    “哇……哇……”
    他不說還好,一說陳卉吐得更狠。
    狼首怪物凶殘不假,但大體與人有七八成相像,吃它們的肉喝它們的血,實在超出陳卉的心理承受能力。
    再加上,她本就有些潔癖。
    一時間嘔的腸胃痙攣,才無力依樹坐下,俏臉一片焦黃。
    “好點了吧?”
    周甲搖頭,正要上前,就發現陳卉麵色不對,雙眼死死盯著自己背後。
    嗯?
    “唰!”
    轉身、持盾、揮斧。
    巨大的力道讓斧刃化作一抹寒光,當空斬出一道弧線,帶著呼嘯勁風,破開身後黑影。
    “噗!”
    黑影自上而下,被一分為二,順滑的好似熱刀入牛油,整個過程毫無阻礙。
    直至此時,周甲緊繃的身軀才稍稍放鬆。
    與此同時,腦海裏光暈閃動,一連串字幕浮現。
    姓名:周甲。
    凡品三階:內壯(233/1000)
    源星:無
    伴隨著一股微不可查的氣息沒入體內,內壯後麵的數字,也增加了一。
    從24。
    這是那破舊宮殿化作虛無後出現在他腦海裏的,隨著時間推移,字幕也會有些許改變。
    像是在適應什麽。
    比如,一開始內壯後麵是沒有數字的,但在他殺死了一頭狼首怪物後,就出現了數字。
    一頭普通的狼首怪物,能增加五到六個點。
    此外,還有一枚星辰浮現在腦海。
    本能告訴周甲,這些字幕就是星辰為了方便他理解自己的存在,所以才演化出來的。
    這是……
    係統數據化?
    可惜不能加點。
    也不知什麽是凡品三階內壯?
    什麽叫做源星?
    定了定神,他再次看向場中。
    一具變異的屍體被分成兩半,慘白的皮膚、猙獰的表情,還有那衣服款式,隱隱有些熟悉。
    “秦……秦醫生?”
    周甲的麵色有些難看。
    這具屍體赫然是公交車上的秦醫生,很明顯,對方早就已經死了,而且發生了變異。
    當時車禍,秦醫生是唯一身上沒怎麽受傷的一位,他也遇難,那其他人的情況可想而知。
    “走!”
    拉起地上的陳卉,周甲看了看方位,開始加快速度。
    自從經曆了破舊宮殿一事,不止他的實力有了很大進步,就連記憶力似乎也增加不少。
    在這種地方,也能大致尋到記憶中的位置。
    片刻後。
    林木、枯藤糾纏的公交車映入眼簾,與之相伴的,是兩頭口中‘嗬嗬’作響的變異屍體。
    其中一頭,還是那位給他提供平底鍋的老婦人。
    至於活人……
    一個也無!
    周甲麵色鐵青,腳下卻未停頓,持斧大步上前,一個盾擊把一具屍體撞飛,然後一斧斬下另一具屍體的腦袋。
    沒了腦袋,變異的屍體也要再死一次。
    屍體沒有痛覺,撞飛後扭動身軀爬起,還想發動攻擊,轉瞬被斧背砸斷四肢踉蹌倒地。
    對於現在的他來說,解決這種變異屍體可謂輕而易舉。
    就算是遇到披甲的狼首怪物,怕也無需幾下,就能依靠純粹的力量斬殺當場。
    “你來!”
    這次,周甲沒有繼續動手,而是看向陳卉。
    看著地上拚命掙紮的變異屍體,陳卉麵色一白,下意識倒退兩步。
    不過待她回神,看了看麵色淡漠的周甲,猛一咬牙,從地上撿了根棍子就衝了過來。
    在這種地方,她不可能一直依賴其他人。
    “打死你!”
    “打死你……”
    “啊!”
    足有小臂粗的木棍,不停在砸在腦袋上,不過眨眼功夫,就砸的血肉模糊、麵目全非。
    同時,一股氣流也湧入陳卉體內。
    這讓她愣了愣,低頭看了眼屍體,麵色再次一白,捂著嘴朝一旁奔去,扶著樹幹嘔。
    不知過了多久,才回神。
    另一邊。
    周甲在扭曲的公交車裏轉了一圈,倒是有了些收獲。
    “水、麵包、零食……,看樣子秦醫生他們也沒想到屍體會變異,東西都留了下來。”
    “夠我們倆幾天吃的了。”
    至於有沒有過期變質,都已經這樣了,也無需介意。
    “有沒有人逃走?”經曆了那麽多,陳卉的承受能力也增加不少,這時候已經恢複過來。
    她指了指不遠處的腳印:
    “你說,那是變異屍體留下來的?還是逃走的人留下來的?”
    “也許……”周甲沉吟:
    “兩者都有!”
    “哎!”陳卉歎氣,小口抿了下礦泉水就急忙擰上蓋子:
    “我們跟著腳印過去看看吧?”
    “好。”
    周甲點頭。
    …………
    這一次,他們的運氣不錯,沿著腳印、痕跡走了將近一個小時,前方就傳來細微的說話聲。
    活人!
    還是地球人!
    兩人對視一眼,都是麵泛喜色,急忙加快腳步。
    剛剛分開草叢,一道白影就迎麵撞了過來。